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

又是一部很好看的台湾电影,很萌,很青葱,很怀旧。人生总有错过的时候,柯景腾错过了沈佳宜,沈佳宜也同样错过了柯景腾,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就是青春,它折射给你的就是荷尔蒙过剩的热血和那些青涩幼稚的可爱,一次次的错过、一次次的反叛和一次次的固做姿态,然后就是成败、挫折和羞涩的泪水。为什么青春期发生的爱情,在回忆起来的时候总是那么完美,不管结局是什么,就像柯景腾在地震后给沈佳宜打电话,说到“你是我N年的女生,要是你不见了,我找谁去回忆我们的故事”,虽说在看过以后,写这句话的时候,总会觉得还透着那一点酸,但是当时那一幕,那一句话,真的打动了我,就是因为这种纯粹的真挚和感怀。台湾的文艺片,现在拍的越来越好,我不是电影专业,因此也不愿每次刻意的站在专业角度来审视它。但是每每影片谢幕之时,里面渗透出来的那种人文气息,那种情怀和那种特有的纯粹,着实让我现在为这种民族的东西而感到欣慰。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下文简称《那些年》)大概是我看过的第二部台湾电影,我看过的第一部台湾电影是《经过》,因为是台北故宫艺术化的宣传片,所以《经过》让人感觉很厚重,历史的气息远远多于青春的气息。然而,《那些年》却恰恰相反,青春的气息难以掩饰,那样的青春发生在“那些年”里,发生在我们每个人的回忆中,所以,《那些年》在青春中也有着浅浅的历史的痕迹。
    电影背后的故事似乎有很多,但电影本身所展现出来的,也足以让我们回味。《那些年》有一个很让人纠结的结局,有一个我们不愿意见到,但却最最真实的结局。男、女主角没有最终走到一起,打破了我们一贯的观影模式,但也正因此,我们才有深入进去的余地。
     如今的影片类型似乎都很难定位,《那些年》也一样,在悲剧结局之前,有太多喜剧的元素,以至于那样的结局让我们一时很难接受,仿佛在临走出电影院之前被人重重击了一拳,痛在心上。
    沈佳宜与柯景腾有太多理由应该在一起,但也有太多不确定,最终导向影片中的结局。因为大陆版的《那些年》是删节版,所以我们很容易把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的原因追根溯源到沈佳宜身上,认为这个女生太过矫情,怪她没有定力,怪她只因为没有那表白的形式就草率地错过了青春时的真爱。当然,我们有太多理由指责沈佳宜,除去以上那些显见的原因之外,我个人认为她的恋爱理论有很大问题。在台北地震后,柯景腾第一时间给沈佳宜打电话,在电话中,沈佳宜说出了她的恋爱理论:恋爱最美好的时候就是暧昧的时候,等到真正在一起了,很多感觉就会消失不见。我个人认为这其实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理论,不确立男女朋友关系的暧昧或许是对真爱的最大腐蚀。
    女孩子没有理由作为一个完全被动的接受爱的对象,更何况沈佳宜与柯景腾在中学时本来就有所谓“好学生”与“坏学生”的明确界限,再加之更甚于一般男生的,柯景腾身上特有的一颗更加强大的自尊心,必然导致柯景腾难以招架马拉松式的、只有付出而绝少回报的暧昧。暧昧往往导致原本相爱的双方因为过于了解对方而又没有对对方负责的义务而最终分道扬镳。暧昧时,即使再小的缺点也足以成为两个人从此不再联系的理由,而一旦不联系,两个人就再也没有彼此联系的充分理由,毕竟两个人的关系并未确立,彼此都可以用“反正我又不是你的男(女)朋友,为什么上赶着联系你呀”作为挡箭牌,或者如《那些年》中一样,柯景腾问:“你有男朋友了吗?”沈佳宜说:“要你管啊。”的确,柯景腾在身份上不过是沈佳宜的同学,或者顶多是个好朋友,那么他便有可能成为沈佳宜人生中永远的过客,他又有什么资格问沈佳宜这个问题呢?沈佳宜又有什么必要告诉柯景腾呢?因为暧昧不明,所以彼此可以完全不负责任地爱与不爱。
    如果只有一个理由解释为什么沈佳宜和柯景腾没有最终走到一起,那么就是沈佳宜这个不当的恋爱理论。
    但当我看了未删节版的《那些年》之后,才发现其实两个人不在一起的原因绝不在沈佳宜一方身上。青春懵懂的男孩子心中有一种隐秘的,不为人知的心理,就是要用自己逐渐成长的下半身证明自己的存在与强大。于是,柯景腾和许伯淳会在课堂上进行“打手枪”比赛;于是,柯景腾在各色大学室友中找到了他们共同的爱好——AV。于是,沈佳宜的出现不过是满足了一个青春期男孩子的性心理幻想,不过是满足了那些年,那些男孩子共同的身心渴求。当柯景腾同他的室友对着AV“打手枪”时,沈佳宜或许不过是在现实中能看得见摸得着的饭岛爱。当青春已过,男孩的好奇与幼稚成为了男人的稳重与成熟时,沈佳宜的魅力也不可避免地下降了,只是我们擅于悄悄地将这层隐秘的心理偷换成对青春的追忆。或者说,柯景腾与沈佳宜的爱是做到了“发乎情,止乎礼”的爱,从两个青春期骚动不安的心灵出发,被彼此身上散发的力比多吸引,或者山盟海誓,或者暧昧不明,等到成长了、成熟了,这份朦胧的“爱”如果没有得以升华的话,也就不得不就此止步了。
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    如果再加一条沈佳宜和柯景腾没有在一起的理由的话,那就是柯景腾并没有把沈佳宜当作非肉体之外的伴侣。
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    但是电影《那些年》却给了我们一个伪理由:成长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女孩永远比同年龄的男孩成熟。其实沈佳宜也幼稚,她不懂爱与喜欢的差别,她不懂柯景腾在她面前用自信,甚至自大来掩饰的自卑;其实柯景腾也成熟,他明白真实的人生里,好多事都没有答案,他明白错过之后,自己慢慢地成长、默默地祝福。
    总体来说,《那些年》是一部不妨一看的青春电影,因为借此我们可以看到自己青春时的影子,回顾自己青春时的故事与伤痕。然而对我而言,这部电影却是一个独特的体验,毕竟我的青春时光与影片所展现的有太多不同,我不得不以局外人的身份观看同龄人的别样青春。我庆幸自己没有那道刻在青春中的重重的伤痕,但也因为缺乏那样的伤痕而感到青春的时光中缺少了别样的回忆。可这道伤痕又将是多少人这一生中一旦提及就感慨不已的痛呢?
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    《那些年》是一个从故事内容到电影本身都略显稚嫩的影片,老套的故事发展,冠以看似标新立异的结局;影片为了增加喜剧效果而有意加入的刺激人感官的元素和闲笔都不少:比如许伯淳自始至终的勃起,以至于大陆删节版都无法不影响情节地完全剪干净;比如明显模仿香港鬼片气氛的僵尸情节和搞笑细节;比如整个“偷班费”事件等等。不过从《那些年》的细节上来看,也能看出片方的执着与努力:比如柯景腾送给沈佳宜的T恤上的带着脉脉爱意的图案;比如沈佳宜来看柯景腾的格斗比赛时,身上穿得恰是这件T恤;比如柯景腾珍藏的沈佳宜的手套等等。
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    影片的结尾,即使不为观众刻意安排一个看似美好而虚拟的结局,也足以让观众感动和思考:我们应该珍藏的青春,除了那些美好的回忆之外,也应该包括那道深深的伤痕。
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    其实,所谓青春,在影片的最开始就已经被写在一堆看似杂乱无章的白纸上了——“人生中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有它的意义。”所谓意义,就像这个形象的不经意地象征——它就写在我们看似杂乱的人生书页上。

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初恋,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一个属于你的故事。她就像是杂味的糖果,有甜有苦有酸。而属于你的那一颗,是什么味道?
一个美好又模糊的词,人生发生的每一件事。  初,最初;恋,爱慕;初恋,最初爱慕的人。提到这个词,你脑海里渐渐清晰的文字拼出了谁的名字。或许你已经模糊了他的面容,但这个文字的组合,你一定抹不去;那个时候的自己,你一定忘不掉。柯景腾说“我也喜欢,那时喜欢你的自己。”
  沈佳宜是柯景腾和一帮好友关于初恋无法遗忘的记忆。于是,他将她写成小说,拍成电影,让更多的人看到有关他们初恋的回忆和那些关于青春的热血和故事。
  还记得那些年教室座位你和谁是前后桌,你有拿笔尖戳过谁的背,又或是在没有带课本的时候谁给你借过书。爱慕之情究竟是始于哪一件我们未曾重视的小事?
  还记得那些年你和谁故意斗过嘴,为了靠近谁而努力学习过,又或是为了吸引谁的注意而做过到现在想起都觉得可笑的傻事。那个名字究竟是从哪一个刻意开始,悄然埋进了你的心?
  总有那样的一个人,就这样,成为了你走过某段青葱岁月的力量,而你也或许在不知觉间充当了别人的的力量之神。在面对那些最初的爱慕之情时,我们总是显得单纯幼稚而又小心翼翼胆怯不已。所以才会有了那些年错过的大雨和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有一幕戏,沈佳宜对着柯景腾离去的背影声嘶力竭的喊道“大笨蛋,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九把刀说“成长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女孩永远比同龄的男孩成熟,女孩的成熟,没有一个男孩招架的住。”就是因为这样,在那个下雨的夜晚,沈佳宜和柯景腾在彼此的眼泪中永远的错过了,仅仅是因为那样的一个小误会。或许我们总是这样,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显得那样小气又笨拙。
  电影的结尾,沈佳宜结婚了而新郎不是柯景腾。看到这里我们或多或少都感到有些意外和遗憾,因为在我们的印象里这样的爱情剧,男女主角就算是历经磨难最终也一定会在一起。也许是我们太过投入,又或是我们加入了太多的自我期盼而遗忘了这是一部关于青春的电影,既然有关青春又怎会没有遗憾。
  柯景腾在婚礼末深深长长的拥吻新郎的那一举动,是对这一段他默守多年的初恋最好的情感抒发和总结。在那些关于他们的回忆片段里,我们才终于看到当年沈佳宜在孔明灯上写的答案是:我愿意。如果那时柯景腾多一点勇气又或是沈佳宜多一点坚持,也许他们就不会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也就不会彼此错过。那个被他们亲手放飞的答案,在眼前无论是于沈佳宜还是柯景腾而言都已不再重要,因为有的答案只在特定的时间才会有意义和弥足珍贵。但是,我想沈佳宜和柯景腾都知道,他们在彼此心中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那个位置有关初恋,有关青春。男孩赴女孩最后的一次约时对她说“新婚快乐,我的青春。”
  如果在人海兜兜转转,仍旧能牵住初恋的手,那一定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但在现实生活中有关初恋的故事大多是是充满遗憾的。
 不过,青春正是因为充满遗憾才会显得那样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