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影评都强调出,为主题的系列电影

枪妹评论
驱魔人 2012-08-06 03:18:07

首先必须得承认社会学是一门伟大的学科,至少某些定律在还能为我们所证实并且接受,比如“怎样的社会产生怎样的文化”。所以,二十世纪的张艺谋拍得出《活着》而二十一世纪的张艺谋拍得出《三枪》。同样,七十年代的美国,诞生了史诗级的恐怖片《驱魔人》。
还是得庆幸,七十年代的美国毕竟还比较严肃,拍的恐怖片也是严肃的。电影的恶魔不是那些从电视里爬出来的孤魂野鬼,而是具有强烈的宗教意味,是教会与魔鬼不共戴天的世仇。偏偏本地教会,还是基督教里最为保守的天主教。魔鬼从何而来,它意欲何为?影片没有说明,但是它侵占了童贞女的身体——这被基督教徒认为是最为圣洁的,这无疑是强烈的暗喻。它亵渎圣像,趋势小女孩当众小便,在医生面前露出私处,用十字架扎自己下体。对于一个70%以上人口为基督徒的国家来说,这不啻于最大的侮辱——还有什么比这对主恩赐的践踏更为荒谬的事情?魔鬼的肆无忌惮,医生的手足无措以及神父的无可奈何,三者鲜明的对比,就好像世界末日来到,却没有看见主赐予的救赎,我们所依赖的,竟给予不了我们力量。面对魔鬼,神父所做的,不过是挥洒圣水,诵读《圣经》,还有用手在胸前划十字架,这些在魔鬼面前,太过卑微,它过于强大,以致于我们几乎绝望。
《圣经》说,魔鬼是天生的谎言家,它摄人心智,偷走人的灵魂。最初的魔鬼撒旦,便引诱最初的人类犯下了原罪。当最后马伦神父惨死在魔鬼手中,被恶魔附体的小女孩露出狡黠诡异的笑容时,一切都恍然大悟:这个恶魔一直在欺骗我们,它假装惧怕圣水,而那不过是卡拉斯神父用来测试它的蒸馏水;它假装会说拉丁文以证实它古老的身份,但在录音回放时才发现那不过只是倒着说的英文;它假装在马伦神父的驱逐下受到伤害奄奄一息,可事实证明那不过是它反戈一击的前奏;它表现出自己的弱点来让我们有了渺茫的希望,又在我们为之努力是将这希望打得粉碎。魔鬼太强大,它无所不知,无孔不入,甚至能够模仿卡拉斯神父死去母亲的声音来哀求他,来干扰他。当观影者发现,以主的名义都不能驱走它,万能的主在他面前毫无用处,三位一体和原罪说构成的基督教基本教义,在魔鬼的肆虐下扭曲,魔鬼的诞生似乎是为了将上帝永生为之赎的罪孽一笔勾销,自己代替了上帝的末日审判,而这审判的结果不是善者上天堂,恶者下地狱——而是全部处死!此刻,对于虔诚的基督徒,终生的信仰瞬间倒塌。就像驱魔的高潮部分,卡拉斯神父随着马伦神父带着颤抖的嗓音一遍遍重复道:The
power of God will confess
you!似乎他只是通过调大音量来给自己壮胆,而内心的信仰,已经开始动摇。
说到这儿,不得不提两句七十年代的美国,那是混合了越战,婴儿潮,女权运动,性解放,嬉皮士的七十年代,就像充满了大麻味的摇滚,不断刺激着当时民风尚保守的美国社会,任何对于主流社会的冲击被当做英雄式的行为,而这让传统的主流社会惶恐不已,处于社会变更期的美国,出现各种离谱的思潮都不为过。这部电影,也许暗示主流社会对新生事物的恐惧,也许暗示了离经叛道在当时的普遍性,映射到电影里,就成了教会的魔鬼的相互博弈。有意思的是,现代医学在电影里被讽刺得一无是处,似乎只有宗教才能代表人类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和希望。
我承认女孩头部180°旋转和反身做蜘蛛爬行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但回味之后最恐怖的,是无处不在的宗教神秘主义气氛,是被魔鬼亵渎后流血的圣像和圣母玛利亚毫无表情的面部,以及纯洁的小女孩一系列污秽的行为。
最后不得不再说一句,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PS:天主教似乎一直有驱魔的记录不过除了地区主教是接触不到那些档案的。

说起“驱魔”,我们很自然联想到邵氏部分“鬼上身”“驱鬼”为主题的系列电影,也不会忘记“僵尸道长”林正英等电影人为“驱鬼”建立了系列范式(起坛、画符、念咒、作法,甚至请神……),实际两者并不等同。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已经习惯东方恐怖味道,初看该片大都觉得淡而无味,或许由于它的出产年代距今将近半个世纪,又或许文化隔阂,总觉得该片“正邪斗法”场景相对逊色,正如西方拳击与东方武术作对比,西洋拳击一拳击倒的视觉效果当然不如中华武术奇招百出。

真的,我在百度上搜到的不是这一版本,可能关键词输错了。
下午在自习室睡觉回来,看见豆友的评论要我注意细节,我气不过,才找到了真正的版本。看到凌晨。
就细节和情境上的描写来说,它漫长的铺垫确实给我伦理片的印象。
贫瘠的靠信仰生存的民族,体弱年迈的考古学家,沉默破碎的古石像,戈壁上絮语般的古旧风声,浓重的宗教气息,以及等等等等影片场景中传递出的颓废信息。
开篇十分钟影片就点出了事情的解决办法:以邪恶对抗邪恶。

维基百科已有关于此片来龙去脉、剧情的详细介绍,这里稍微介绍一下背景。

我想以各个人物为主线,各种恐惧点所在也就可以理解,毕竟恐惧源于未知,我们探知人心。

原著小说出版于1971年,电影上映于1973年,这段时间内不太平静。1971年,美国深陷越战泥潭;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并与毛

东见面(中美友好,联手对付苏联),同年发生水门事件;1973年1月,尼克松宣布对越停战,美国开始调查水门事件。1974年尼克松下台。

一。小女孩芮根。 1.她活泼开朗,纯洁,为什么魔鬼选择附身在她身上。
有篇影评说得很不错,是玷污,宗教上的极端破坏和亵渎。
2.占卜板是召唤出魔鬼的介质?
这一点似乎公认,但是我质疑,也许是众多因素之一,但并不最重要。召唤出魔鬼的是心魔。众多影评都强调出“信仰缺失“是魔鬼出现的原因,天主教的神父叫做”FATHER“,小女孩缺少”father“在身边,在这上面我支持这是”信仰缺失“的隐喻。
缺少精神上的”father“和生活中的”father“,青春期成长的迷茫(影片中确实没有体现出来,但请作为科学的考证),母亲婚姻的不安定因素,致使一个小小的占卜游戏或许成为了魔鬼出现的诱因。
至于为什么是芮根,没有为什么,只要条件符合,也许是你和我。

越战的失败冲击了美国社会,相当一部分美国的年轻一代信仰迷失(迷失的不仅是宗教信仰、还有对体制、对社会、对家庭等等),嬉皮士运动伴随着反战影响着美国社会舆论和民众日常生活,许多嬉皮士奔赴南美和印度等地寻找精神慰藉。

另外,我觉得小女孩和魔鬼最初的融合期,魔鬼点燃了小女孩心中的愤怒,她口中的某些句子,在最开始是可以代表她心中的某些想法的,或者,某些愤怒和恐惧,愤怒正是因为恐惧,我一直这么认为。

顺带说一下,小说灵感源于1949年马里兰州庐城进行的一驱魔仪式。
电影主要人物有考古学家兰基斯特•墨林神父、相对年轻的戴米恩•卡拉斯神父(曾是拳击手、名校心里学毕业)、电影女演员(也是被邪魔上身女孩的妈妈),被邪魔上身的女孩。故事主要围绕这4个人展开。
影片开始,考古学家墨林神父在伊拉克北部考古挖掘,偶然发现一基督教吊坠和魔首(或兽首)雕塑,吊坠刻有上有一宗教人物抱着一小孩。这两样物品揭示了本片的关键两点——邪魔附身和驱魔。电影告诉我们,这不是同一时代的东西。

二。芮根的母亲 1.她的女权独立有多大影响。影片是否影射了女权运动。
没有,以中国人的敏感思维模式,是可能有恶意攻击的嫌疑,但是没有影响。
2.独立女性四处寻求帮助,而只能从男性的医生和神父那里获得帮助,暗示”father“。
这个说法比较搞笑,那是1973年亲,我不是在说女权运动我是在说当时的社会环境。

首先,魔首是什么神怪?

三。第一个死者柏克
很简单,小女孩不喜欢这个可能即将成为自己继父的男人,天生的厌恶,天生的对母亲的保护。或许这也是魔鬼没有杀死芮根母亲的原因。

影片前段已给出答案。老神甫吃完药、喝完茶、差点被马车撞死,开着车,跑到山岗上,回首一望,终于找到答案,邪神就是帕祖祖(Pazuzu):

四。警官
显而易见,他是一个善于利用资源的警官,他接近神父只是为了从神父口中套取嫌疑犯的可能人选,因为嫌疑犯也有可能去忏悔。
所以他找到拉杰斯,又找到了继任的戴尔神父。拉拢关系的由头在我们中国人看来相当无趣“我有电影院通行证”。(==。)

美索不达米亚与亚述的病魔,它长着四根鸟的翅膀,脚爪状似老鹰,头与手是狮子,额上长角。神话中的它是西南风魔。最有名的帕祖祖像目前收藏在卢浮宫。

五。神父墨林
他开篇就出场了,以贫瘠萧条和狂热的宗教背景为背景,以自身的颓败为基调。经历过大型的驱魔仪式,他的眼睛里不是力量,是颓败。
有篇影评里写得很好“以音量的提高来为自己壮胆”“让人绝望什么的”,的确是一个道理——有理不在声音大小。
而最后他也被魔鬼蒙蔽欺骗,死在了工作岗位上,也算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另外我认为,让他死不是因为宗教原因,是因为他足够颓败需要凋零了,还因为“以恶制恶”,他一生作为神父,造的恶不够。
至于魔鬼在录音带里留下的“害怕”“墨林”的痕迹,只是欺骗观众的手段,真让人失望。

后段墨林驱魔时那古代邪神的神像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