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麦家的《风声》被倪匡认为是最好看的间谍小说,我宁愿相信这样的一种能力其实是一种把玩生活的态度

图片 5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驾驭文字的能力。更多的时候,我宁愿相信这样的一种能力其实是一种把玩生活的态度。所以我随性地生活,随意地书写,直到今天。也就是在今天,在距离这部令我叹为观止的影片结束的整整24个小时之后,我终于醒悟:对于一段被血泪浸泡的山河岁月而言,我们有些追述,有些感怀,显然来得都太迟了。
 

原本是冲着演员阵容和时代背景去看的,可不曾想看完以后我就深陷其中,心情久不能平复。
首先从演员来说,我主要讲一下我喜欢的两位女演员。周迅饰演的顾晓梦和李冰冰饰演的李宁玉,两个人物都塑造得很成功。顾晓梦一开始看上去像风尘女子,但她的风尘中隐隐藏着坚韧之气,这种风尘是最令人沉溺也是最致命的。李宁玉,懂得观察别人,也善于伪装自己,但她在经历了武田的猥亵后,开始变得萎靡,和一开始坚强的性格有很大的反差,这也从侧面反应了,她人性中的脆弱。她和顾晓梦在一起抽烟的场景令我特别难忘,两个穿着旗袍,盘着发的女人,在烟雾缭绕的场景中表现出的薄醉,令我也看得醉。但她们两个人终究不是同一类人,顾晓梦风尘,也对信仰至死不渝,到最后也决定牺牲自己。李宁玉虽然坚强,大多数时候也很冷静,但是她经不起打击,她将信仰困在思想的牢笼里,以至于自己走不出去。但李宁玉至始至终都在维护着顾晓梦,在饭桌上,顾晓梦让吴志国打了,李宁玉站出来对吴志国动了手,还大喊到“这一屋子都是死人啊,眼看着一个大男人打女人!”那一刻让我觉得她真霸气。然后是在顾晓梦让李宁玉去揭发她的时候,她握着顾晓梦的手“晓梦,别人怎么样我不管,我要你活着。”顾晓梦让李宁玉去揭发她,李宁玉抓着顾晓梦的手问她“情报比你的命还重要吗?比命还重要吗?”顾晓梦捂着嘴哭了。

图片 1

     傍水而依的裘庄,高耸入云,起伏壮阔,带着典型哥特式建筑独有的阴暗,带着诡谲魔幻主义特有的阴翳,从流光溢彩洋溢着靡靡之音的喧闹市井舞厅,伴随着顾晓梦的一路颠簸呕吐,突兀地展现在我们面前,阴云密布的黑夜透过我们较为发达的视觉神经,将压抑的气场一览无余地放大,震撼即刻战栗着遍布全身,让我在影院寂静的一片黑暗中不自觉地向往天国的耀眼曙光。

最让我受感动的是最后的场景,吴志国找到李宁玉让她拿出那件顾晓梦帮她缝补过的旗袍来,原来顾晓梦早在李宁玉的旗袍上刺上了她要说的话,她说“我不怕死,我怕我爱的人不知我为何而死。我身在炼狱留下这份记录,只希望家人和玉姐能原谅我此刻的决定,但我坚信你们终会明白我的心情。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我的肉体即将陨灭,灵魂却将与你们同在。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民族的信仰,是顾晓梦的灵魂升华,顾晓梦坚韧的灵魂使民族的信仰更加伟大。

文|麦家理想谷

 

从整部电影的色调来说,通篇运用蓝灰色调,所以在吴志国被严刑逼供时,那红血肉模糊的伤口显得格外刺眼。其中近景居多,着力呈现封闭,压抑的形态,和诡秘的人物心理活动。

本文原创,转载请联系

     我其实很想遵循着时间事件的顺序将这个故事一气呵成;我其实很想依照着不羁散淡的习惯将这个故事娓娓道来,但是在记录这样一部主旋律色彩浓厚的谍战影片之时,你只有真正下笔去书写,才会慨然发现文字有时候在表达这样一种情感张力之时的力不从心;你也只有真正用心去体悟,才会喟然长叹我们有时候在自省这样一种情感态度之时的漫不经心。

那个时代,民族的信仰是一年永立的旗帜,多少的热血爱国人士为了这个信仰牺牲了自己。正是因为他们的不畏惧牺牲,正是他们把民族信仰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才有了现在的和平安定。民族信仰早已融入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也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我们走向更美好更安定和平的未来。如果说民族是躯体,那么信仰就是血液,它在身体的每一处存在,并在历史长河中永远流动。

/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弥留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视剧版《风声》将于6月底开拍,其中顾晓梦由小花旦徐璐饰演。这也让阿谷君想起了《风声》中的流言涌动。

     昨晚一夜未眠,在Mtime上翻阅了近百篇关于“风声”的影评。迫于临近的考试,碍于繁重的备战,我知道这样疯狂的做法实属大大之不理智,恐是极大的犯罪。但我还是忍不住这样做了,因为当时急需为这样一种澎湃激昂慷慨激荡的情感找到宣泄的出口——“
我不怕死,我怕的是爱我者不知我为何而死。我身在炼狱留下这份记录,我相信终有一日,你们会明白我此刻的心情。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我的肉体即将陨灭,灵魂却将与你们同在。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顾晓梦淡然坚定的独白如同打磨过的珠子,圆润光滑地穿在一条似乎随时都会断裂的细线上,影片恢弘庞大的主题思想随即势不可挡地破浪而出,犹如最饱满的珍珠,大放异彩只在弹指瞬间,于是我们俨然安静聆听的外表下,那种被点燃的炙热情感终是无法按捺,旋即顺着眼眶流出,惨烈,悲壮,痛彻心扉却又光芒万丈。

著名作家麦家的《风声》被倪匡认为是最好看的间谍小说。它混合了密室、悬疑,并将纯文学作品《小径分叉的花园》的核融入其中。

 

“东风”已起,我们看到了“老鬼”李宁玉,身入裘庄,深陷危机,最终瞒天过海;“西风”未止,让平铺直叙的小说变得神秘莫测、跌宕起伏……

      仿佛刹那间在胸腔升腾起这样一股浩然之气,它们在我的周身驰骋纵横,令我的内心激动难耐。片中两个女子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美丽与光华片刻照亮了整个混浊的天地——顾晓梦的敏锐和智慧,李宁玉的冷静和善良,顾晓梦的沉稳与大义,李宁玉的隐忍与温情,顾晓梦对信仰铁一般地坚毅,李宁玉对生命火一般地热忱。脑海中突然就勾勒出影片最后的画面:李宁玉倚身在空旷的阳台,衬着清冷的月色,回眸的瞬间好似又见到了那个眼眸清澈,笑容和煦的女子淡定地冲她嫣然微笑。那种强烈而夺目的炫丽与灿烂,在我的心里一直盘旋着,久久,挥之不去。

根据《风声》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虽然少了原著的文学张力,但依旧是良心巨制。

 

尤其是,“老鬼”的身份换成了周迅扮演的“顾晓梦”,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我知道看电影是我生活的常态,深沉笃定的情感应该埋在心底;我知道写文字是我思考的形态,崇高朴素的信仰应该握在手里。一个人对影片的感同身受,让我在这个深夜不免有着曲高和寡的形单影只,不过我还是酣畅欣慰的。生活赋予人生最大的好处就是教会我们记忆;电影给予人生最大的快感就是教会我们记录。生活让我们体味电影;电影让我们审视生活。余华说,“生命中其实是没有幸福或者不幸的,生命只是活着,静静地活着,有一丝孤零零的意味。
”而我此刻只想说:他在说这句话时,一定没有看过这部电影。


诗人勃朗宁说:“爱情,希望,恐惧和信仰构成了人性,它们是人性的标志和特征”,这句话,仿佛就是在对《风声》里的顾晓梦而说。

图片 2

周迅饰演的顾晓梦随性灵动,一下子就让人物鲜活起来。出场时,周迅的玲珑身段裹着一身飒飒的军装走在剿匪部昏暗的走廊上。光影交错中,她勾唇一笑,神秘莫测的富家女顾晓梦一下子就被勾勒出来。

图片 3

随着故事的推进顾晓梦的形象越来越丰满,人物层次慢慢立体起来。顾晓梦是一个伪军剿匪司令部行政收发专员,美艳玲珑、洒脱娇纵。但她真正身份是代号“老鬼”的共产党员,她这个人设的目的是为传递正确的情报。

图片 4

大智若愚。顾晓梦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她的观察不是暗中造事,而是明目张胆,盛气凌人。她的肢体语言非常丰富,交个文件的动作也很夸张,目的是为自己营造一种傲娇和高贵感,就此来掩饰自己的特殊身份。

有两个情节,阿谷君印象深刻:进入裘庄前,顾晓梦故意补了好多酒,利用酒精的催眠,展现后面的各种酒后失态,自己给自己加戏。

在接到电话之后,她就预感到了自己发错了情报,她坐车一路呕吐,但脑子是清醒的,一直在想对策。

图片 5

专业技能突出的她,在交际场上也是如鱼得水。在喝酒跳舞的时候,她从各种桃色新闻,各路名媛太太背后套出小线索,打听各种小道消息。

为了保全自己,她不惜挑起风浪,将危机转嫁。她和吴志国针锋相对,和李宁玉情同姐妹,行事却莫测高深。她时而尖锐刻薄,时而柔弱温顺。表面每天喝酒作乐的顾晓梦,实则默默承担着巨大的责任和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