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中炮火中的死亡,本片又是一部反映二战期间犹太人遭遇的电影

  2012年,沉寂了好久(至少本人这么认为)的Adrien
Brody有了新作品Detechment。豆瓣上评分挺高,自己觉得也不错。忽然想起当年他获得奥斯卡的影片至今没完整看完过,一直拖来拖去,想找个安静的时间静静看完。于是今天重温了一次。
  大概是初中的时候,无意在电视上看到这部电影,真的只记得Adrien
Brody忧郁的脸跟弹钢琴的样子。在还不知道他得过奥斯卡奖的浑浑噩噩的年代里,凭外表就开始喜欢上他。于是有了后来即使一般但也勉强看完的《布鲁姆兄弟》、扮演达利,只露几面的《午夜巴黎》…
  电影里,战争、二战一直不是我的首选,血腥残酷超脱人的意志。再看一次《钢琴家》,绝对也是因为主角。这部电影仅叙述一位艺术家经历过的那场有关自己祖国的战争,视角特殊。主人公肩不能挑手不能扛,从没想过地下活动或者密谋反抗,他最大的特长也最热爱的就是钢琴,钢琴就是他的一切。战争中他无法施展才华,唯一要担心的就是事物,其次是躲藏。观众要的爱国、反抗等等在导演这里都没怎么表现甚至完全没有–但起码它是真实存在的,起码主人公生存下来了,并得以在战后继续自己的事业。在这里,不适合谈人性,谈高尚或者升华,战争留给钢琴家的,确确实实就是居无定所,四处觅食,以及无休无止的流浪躲藏。他也只能是这样。对于朋友都援助,他也只能一次次说声谢谢。他不要求太多,不反抗世界,也只能得到一点点。后半段里,他不断从一所房子里转移到另一所房子,他只盼望朋友带来的一些事物,他没空再回味其他。当他见到昔日的朋友时,当他听说她刚刚结婚一年时,他没有更多的心思去思考如果怎样。而屏幕外的观众却要为他思考,为他遗憾。但终归只能遗憾。
  所以说来说去,他还是那个略带忧郁的钢琴家,在战乱中不忘用钢琴安慰自己。在战争结束后,他弹着当年那首曲子,腼腆地笑着回应朋友–对他而言,只是多了一场战争

Posted: 15th January 2012 by mqf.mqf in 电影
Tags: 2002, IMDB250, 影评, 金棕榈
0

本来想看海上钢琴师,错选了这个片子,看到男主角是《detachment》里的Adrien
Brody,便看了下去。

The Pianist (2002)

这是一部不那么血腥的反战片,一个幸运的钢琴家,在战争中颠沛流离,却总有好运气躲开死亡——战争中的死亡比比皆是,列车被塞满并驶去的死亡,反抗中炮火中的死亡,默默的随时的死亡,恐惧的卑下的死亡。

这是倒数第二部IMDB250没写过的电影,终于要圆满了。

几个描写战争恐怖的镜头记忆深刻:等待隔离区开门时,德国士兵兴之所至,让卑微的犹太人跳舞娱乐,摔倒的残疾人,无人性的笑声;夜里士兵闯入主人公对面的公寓,远远的镜头里,士兵一言不发将轮椅上的老人抛出阳台;清晨出去干活的队列,士兵巡视,随意点出看着不顺眼的人,趴在地上,一枪一枪,最后一个地上的人听到枪栓声,听到换弹匣的声音,仿佛庆幸多活了这几秒钟;主人公逃出医院,走在大街上,整个画面是战后破败的城市,断壁残垣,苟活的钢琴家,整个城市都是废墟,这就是战争的罪恶。

电影讲述一个犹太人钢琴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逃亡的故事。男主角是犹太人钢琴家,有非常多的仰慕者,其中就有一个漂亮的金发美女。二战开始后,男主角全家被迫迁徙到犹太区生活,因此生活本来富裕的他们变得拮据起来。在犹太区,男主角的工作是在咖啡厅弹琴,而弟弟则整天无所事事。一天,弟弟被犹太警察抓走,男主角通过熟识的犹太警察将他救了出来。同时,男主角得知在犹太区生存要有工作证。于是,男主角四处托人,为家人凑齐了工作证,全家人留在了城里。一段时间后,德国人准备将老弱病残者送往集中营。他们留下了身强力壮的男主角弟弟和姐姐。为了与家人团聚,弟弟和姐姐又回到家人中,这让男主角很痛心。上火车时,男主角被那个熟识的犹太警察拉了出来,得到了生存的机会。男主角回到空无一人的城内,又碰到另外一个好心人,使他加入了犹太人施工队。男主角干活时,看见了自己以前相识的演员朋友,想要与她取得联系。此时,男主角还遇到了犹太抵抗组织的成员。随后,男主角开始帮助犹太抵抗组织运送武器,而抵抗组织的成员则帮男主角联系到演员朋友。一天,男主角偷偷地溜出犹太区,找到了演员朋友。演员朋友非常热心的帮助他,给他安置了房间,按时给他送食物。男主角躲在屋子里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犹太人暴动的始末。之后,演员朋友和丈夫因为暴动而被抓,男主角失去了生活来源。在饥饿的状态下,男主角惊动了隔壁邻居,被邻居认出是犹太人,他仓皇逃命。男主角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得去找紧急联络人。男主角来到紧急联络人的住处,这时他才知道,紧急联络人的老婆就是以前仰慕她的金发美女。就这样,在他们夫妇的安排下,男主角又开始躲藏起来。一段时间后,因为食物短缺,男主角得了严重的病,金发美女夫妇找来医生帮他治疗。治疗后,男主角的身体恢复了,但是金发美女夫妇已经离开了城市,他又要继续挨饿。二战后期,战斗在城市中展开,德国人把男主角暂住的房子炸毁。男主角只得四处躲藏德国人和各种威胁。一天,男主角在寻觅食物时,遇到了一个德国军官。德国军官知道他是钢琴家后,经常给他送来食物。一段时间后,德国人撤走了,男主角在等待几天后等来了苏联人。战争结束了,男主角继续在电台演奏,他还得知了那位德国军官的消息。可是,当他想要救他时,却已经找不到关押他的营地了。

主人公一直都是一个卑微的人,自始至终。洁净苍白的脸庞本来就是孱弱的艺术家形象既没有换张面孔变身成迫害同胞的帮凶的狡诈,也没有为了反抗而拿起枪杆英勇壮烈者的激扬,只有卑微的活着,只要活着。反而这样平凡的视角,高雅的艺术与不堪的苟活之间的反差,愈发显出战争的罪恶。

本片又是一部反映二战期间犹太人遭遇的电影。对我来说,这类电影已经看烦了。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几乎每隔一两年就会出现一部类似题材的电影。比如,八十年代的《苏菲的选择》,九十年代的《辛德勒名单》、《美丽人生》,新世纪的本片,等等。以上是我看过的,肯定还有许多我并没有看过的。这些同样题材的电影,都有着类似的情节和主题,实在没有什么新鲜感。总之,犹太人、二战、德国人、屠杀等等这列关键字已经让我很反感了。难道全世界的电影人没有电影可拍了?难道只有犹太人最可怜?南京中的中国人不是吗?

不过,本片在同一题材的电影中还是有些不同的。因为它通过一个人物的命运,表现了整个犹太人群体在二战中德国人迫害下的遭遇,真实的反映了那个时代犹太人们生活的真实现状,此外影片还通过主人公的生活间接展现了二战时期波兰的关键事件。简单来说,本片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它的真实,真实的近乎残酷,以及犹太人任人宰割的生存状态。这些使得它与那些全景式描写犹太人遭遇的电影如《辛德勒名单》,有了很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