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越是迷失于生活,随着时光的流逝

       那火燃烧着。
    一个人的灵魂从火苗开始的地方慢慢升腾,四散在空气里。最后剩下的,仅是一世的罪恶。
    我始终坚信,人性本恶。曾有人说我的思想倾向于基督教,我一笑而过。一直以来我只相信自己。
    是阿姨,对吧。她那么做,是错的,却填饱了她的丈夫和孩子。
    那男孩,为了妹妹,冒着被炸的危险去偷东西,嘴里喊着“炸吧,越多越好”。
    其实人很复杂不是嘛!
    罪恶与善良,就像一团乱麻,缠绕着每一人。快刀斩下,也只会剩下罪恶和善良共同的尸体。
    就这样,混杂、缭绕,我们迷失在现实,迷失在生活里。

       
看完《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然后让自己沉静于那种柔软的悲哀里,黑暗阴晦,虚无幻灭,沉浊如铅。一颗心究竟要经历怎样的兵荒马乱,才会出现这么沉重的幻灭感,才能带着绝望和委屈不停的的重复:“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当我第一步踏进教堂时,

       
但松子其实是没有生活的人,她对人类生活是迷惑不解的,她不懂别人,也不懂世界。从童年开始她就被她父亲的笑容拘囿。她与别人无从交谈,该说什么,该怎么说,她都不知道。所以她才会莫名其妙的替自己的学生顶了罪。越是不懂,就会越是乱想,越想就越是困惑,最终的下场就是被“唯有自己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孤独和恐惧牢牢的抓住。

我以为来到了世外桃源。

        正是因为孤独,所以倾向毁灭,自我的毁灭。

这里的人善良,纯洁,

        正是因为恐惧,所以讨好,卑贱的讨好。

仿佛天使一般。

       
从童年开始,松子就是讨好卖乖的孩子。为了博得父亲的一笑,不停的嘟嘴,竟形成了在别人生气的时候嘟嘴的习惯。然而越是讨好,就越是孤独;越是讨好,就越是迷失于生活,迷失于自我。正如三岛由纪夫在自杀前对他母亲说:“回想我所活过的其中二十五年,那空虚感至今仍令我讶异,我几乎可以说没有活过,不过是捏着鼻子穿越这一切。”她习惯于将自己的情绪深深的藏起来,最终失去了自己的情绪,使自己变成一个“人类的扮演者”。甚至连自杀都要选择玉川上水(太宰治和情人山崎富荣殉情的地点),以便能扮演“太宰治转世(八女川)的女人”。

随着时光的流逝,

       
在这种无我的利他主义中,松子以其极度的善良和单纯打动了观众。这种单纯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不反抗的善良;二纯真无暇的信赖之心。然而,极致的无私同样是极致的自私。不反抗,因为她害怕反抗会在自己和对方的心中产生裂缝,但同时也是因为她的恐惧和软弱,她害怕生活秩序被打乱;她单纯的信赖,因为她根本无力、也不愿意组织自己的生活,不愿意面对孤独,也不愿意承担责任。她歌唱的很好,也会理发,怎么会沦落到在一间村屋吃完睡睡完吃的境遇?

我渐渐地看清了这群天使的本来面目,

       
有人说,她只是一个不断寻求爱而不得最后于人世失望追求虚无的可怜女人,但是一个浮于人世边缘,“失去人的资格”的人又怎么可能得到爱呢?所以,她最终还是堕落为“上帝”,以自己的整个人生来坚持、为自己的信仰(只要不是一个人就好)献祭,但是这种包含着巨大牺牲的、神圣的爱并不是谁都能坦然的接受,所以龙洋一走了,她又成为一个人。

无非是一张张虚伪的面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