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人民不能毁灭,无论是琼格、小男孩还是他的父亲澳门梅高美官网

电影拍得很真实,不但交代了帝国元首们如何做最后的挣扎,还从一个侧面描写了一个12岁的小男孩和一个14岁的小女孩为帝国做的最后的抵抗。不知道希特勒给德国人民规划了怎样的愿景,对人民进行了怎样的教唆和蛊惑,能让一个14岁的小女孩那样坚决,让一个12岁的小男孩如此勇敢,在没有任何胜利希望的条件下依然要捍卫他们的元首,如此强悍的战斗意志,难怪德国一开始可以横扫整个欧洲。但我不能说这是一种爱国情怀,他们的元首在明知道战争已经无望的时候依然让自己的人民做无谓的牺牲,还要为他们授荣誉勋章,他们已经抛弃了他们的人民,仅仅是为自己的错误再做更多无谓的牺牲,小男孩最后终于回到了父母的身边,帝国可以毁灭,但是人民不能毁灭。
影片中爱娃的一举一动都那么从容优雅,让我对这个女人印象深刻。

《帝国的毁灭》 全片155分钟,分了三个时间段看完。
第一部分:全片最开始部分没有任何背景音乐,战争的废墟,青色的建筑,冰冷的地下室,笼罩浓浓的灰败。
开头老人自述,其实并没有太懂。
二战时期德国人民对希特勒的狂热崇拜,从无知青年小孩在战争的最后一直义无反顾还要现身,觉得可笑的是当元首说的那句我为你们骄傲是不在他们献出年轻生命的动力,直至最后死在自己的枪下。
医生去医院,被回答不知道那些老人伤员去哪里。医生冒着生命危险去到医院,我是有预感的,那些人还在医院,以一种惨烈的姿态,果然,死尸堆积,伤残老弱空洞的眼神。
士兵开始撤退,双方实力悬殊,组成了人民自卫队,手无寸铁的老人做着无任何意义的牺牲。军官无耻的嘴脸说着,是人民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利,所以最后他们也要承担这样的死亡。
黑暗里舞池的狂欢,终究破灭在大炮破门而入激荡起的尘埃里。
年轻的女孩子们因为被元首雇佣而激动不已,小孩子们对元首的激烈期盼,地下室里孩童稚嫩歌声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希特勒对劣等人群的鄙视。
故事在从三个女人在大炮停息的间隙带着狗在地面散步开始有舒缓的音乐,女人看到地上在炮火中盛开的百花微笑,各自对着雕像发呆,远处警报声已响起。这让我想到了同样是描写战争的片子,英国病人和拯救大兵瑞恩里战争与宁静的强烈对比。
第二部分:故事停在年轻的护士声嘶力竭请元首一定要坚定的带领人民走向胜利。电影里刻画了很多类似这种人物,从年纪轻轻的小孩子军官,到带着孩子来地下避难所的贵妇夫人,到希特勒身边的各级军官,他们无一不全盘相信元首将要带他们走向社会主义。电影里,用希特勒时代来比喻社会主义何尝不是一种反讽。
希特勒在最后的战争里执行破坏政策,或者说焦土政策,毁坏地面上的一切只留给敌人一片废墟。当枪弹从空中袭来,奄奄一息的人民四处逃窜,留下被尘土掩埋的尸首以及夹杂在炮弹里的痛哭声。
电影中总是从希特勒或者以希特勒为首的军官中出现这么一个思想,如果人民不能历经这个苦难,那么他们就该死。我一直试图在去反驳这句话可笑的逻辑。
帝国的毁灭这部片子让我看到一个在战争即将失败的最后,希特勒天方夜谭式的固执,不切实际的幻想着胜利以及刚愎自用不听劝诫,自以为是的失败老者。以一种近乎疯癫的状态将这个帝国推向深渊,却还沉浸在美好幻象中。或许他只是不愿意承认帝国即将毁灭。
电影中有几个场景,医生申请离开柏林,希特勒不允许背叛,于是在一次晚饭中医生拉响手榴弹,一家人同归于尽。希特勒时期的高级官员及家属们在地下避难所,希特勒遥控指挥如老鼠躲在无天日的地下,桌上摆放着水果,饼干,元首吃饭刀叉桌布红酒一丝不苟,女人们穿着得体的套装,划着美丽的妆容,男人们穿着平展的军服。哪还有一丝即将战败的场景?
接着第三部分,终于影片进行到希特勒及情妇自杀的那段了。值得提到的是,电影中希特勒还与情妇举行了一个婚礼,名正言顺的一同死去。希特勒给许多人发了毒药,让他们誓死效忠,如果被俄国人抓住就呑药死,医生问,你为什么要死?反问,而你又为什么要活着。我想,电影中唯有医生和女主才是真正认清盲目的崇拜与自我生命的珍贵之间的权衡吧。
剧中看的最揪心的是优雅的母亲将一粒粒毒药分别喂进几个孩子的口中,虎毒尚且不食子,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对这个人以及他所提出的信念的盲目的崇拜才让她牺牲了几个可爱孩子以及自己的生命?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诉你你所认知的世界其实都是错的,那是怎样的一种绝望?他们信仰共产主义,元首到底怎样给他们灌输了这样一种信念,根深于此?
全剧并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围绕着这个帝国在战争最后时刻希特勒的固执抵抗到最后自杀身亡,身边人的反应,这个国家的创伤。
当行动的卡车载着喇叭传出放弃抵抗的声音时,尘土满面的人民满脸盲目从废墟中走出,没有痛苦,没有欣喜,我猜是一种难以置信的茫然吧。
讽刺的是,剧中的小男孩彼得在最开始执着要去参加党卫军,最后看到身边的同伴一个个惨死,慢慢转变观念,然后看到自己的父亲被党卫军勒死,到最后穿越俄国人防线,活了下去,从最开始的坚定,动摇到否定。
在影片结束之后我又回到了最开始看不太明白的开头。老人说,她不知道她是否应该原谅当初那个投靠了恶魔的小姑娘,她是那么好奇,像大多数人那样崇拜着元首。
在结尾,老人说,不知道自己投靠魔鬼和魔鬼的恶行之间有什么自己所应承担的责任,但当她看到和自己同个年龄的女孩却在同一天死在了集中营,明白年轻可以尝试去犯错。
在影片的最后,所有二战时期参与的德国军官得到了应有的审判与惩罚,恶人终会被审判。
容格要试着活下去,在那天,骑着自行车,行走下路上。

《帝国的毁灭》以克制和平静的镜头记录下帝国和他的元首最后12天的坚持、愤怒、选择和绝望。这部电影用罕见的客观态度尽可能地将希特勒——一个长久以来被人们涂抹成为恶魔的一个历史符号——还原成接近历史真实的本来面目。这12天,抑或整部电影给人的感觉都是阴暗的、灰蒙蒙的。是的,这是掩体下的最后12天。这掩体,则是帝国仅存的光荣与梦想。掩体之后,元首咆哮、愤怒、失望、自戕;人们酗酒、歌舞、争辩、抉择……掩体下的最后12天,我想,关乎的是每个人在末日降临时刻的抉择……
在影片讲述纳粹德国最后时刻的主线之后,至少还有两条线索——其一是那个小男孩对战争最后的见证,其二则是希特勒最后一任秘书特劳德·琼格的归宿。同样,这两条线索仍与选择有关。而在他们的选择背后,融入了比元首和他的将领们更多的细腻的、与单单的忠诚无关的感情——这是理解战火纷飞的岁月所发生的故事的独辟蹊径的一个视角。
在影片一开始,小男孩作为一名娃娃兵,出现在柏林街头的一处高射炮阵地上。此时的他,甚至称呼寻他回家的父亲为“懦夫”。诚如他的父亲所言,“这不是阵地,这是陷阱。”可年少的他被帝国的荣光与梦想所冲昏了头脑——为帝国献身,对他而言,自然是件天经地义的事情;或许他还不懂诸如“献身”这类冠冕堂皇的漂亮的词的真正含义,但或是群体的心理,或是从小的教育让他敢于走上战场——甚至亲手摧毁了两辆坦克。自然地,当他在那天下午被元首亲自表彰时,小心翼翼而责任感十足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可怜。一切的转变都发生在他亲眼见证战场残酷的时刻。他的战友被敌人杀死,四围皆是废墟。这样的场景,我敢打赌,是无论多么英勇和铁石心肠的人都是无法不为之动容的。战火纷飞、硝烟四起的废墟之上,小男孩在在苏联的攻势之后之中幸存,从战场上一处巨大的墟坑之中爬了起来,跑回家去——家门口,父亲点着油灯,等他等了彻夜。在高射炮台边,理智而慷慨激昂地向一众娃娃兵们说明战争的陷阱的父亲,此刻抱住儿子流下泪来;在高射炮台对父亲口出狂言的小男孩在经历了战火的恫吓之后,在父亲的怀抱里面留着眼泪睡熟了。“孩子生病了”——母亲说——父亲则说——“至少还活着”——两人相视苦笑。战争的盲目与狂热让人不禁唏嘘。甚至如此的小孩子都想着为国家献出生命,对元首和他的帝国的事业无比热忱——这背后,究竟是什么让帝国的人民的良心变成如此——这是我想要知道的,长久以来被人们以希特勒的魔鬼所遮掩着的——究竟是人民怎样的良心。
小男孩的故事后面还在继续,在这之前,我们必须先讲述特劳德·琼格的故事。琼格1942年成为希特勒的秘书,或是打字员一类的角色,希特勒遗嘱则由她用打字机打出。战后的她,曾对着镜头说出:我一直安慰自己,作为个人我并没有过错。对此毫不知情,不知道问题如此严重。但年轻不是借口,这也许有助于理解事情的真相。而当时的她,无疑也面临了最后的末日来临。当前线败绩频传,人心惶惶的时候;当撤离之声四起的时候;她选择了留下来,凭着对于元首的忠诚与怜悯。地堡下的第二次会议之后,咆哮的元首平静地对众人说:一切都完了,并且要把他的秘书送往南方——她毅然决然地选择留了下来,尤其是在“大家都离他而去”的关头——这难道不是一种忠诚吗?她成为这12天的见证者。她为元首写下遗嘱,她知悉了元首与夫人的自杀计划,她向元首索取了一份属于她的毒药——和艾娃的一样。元首死后,她走到了地面之上,与蒙克的最后的德军队伍走在一起。她以女性的身份穿过了苏军的包围。在这过程中,心惊胆战的她突然被一个小男孩拉住了手,引着她走出了苏军的包围圈。就是那个小男孩。在回到家之后,他开始帮助那些与他一样的战争中的普通人,帮那些被党卫军指认为“布尔什维克分子”的普通的柏林百姓指出“废墟之中的道路”,以帮助他们在党卫军为“稳定军心”的追杀中脱逃。救出琼格的他与琼格一起坐在河边,他看到远处的河岸有一辆废弃的自行车。他跑了过去,将自行车扶起,此时,远处琼格的脸上也浮现出了微笑。琼格骑车载着小男孩行驶在乡间的公路上——这里远离了纷飞的战火,落日的余晖时不时地将他们二人的侧颊映得发红——这是影片中少有的暖色调,这便是影片的尾声。
而作为影片主线的纳粹的最后12天,同样充满了这样那样的愤怒、犹疑、失望与坚持。元首在地堡中的两次会议流露着同样的战争末日来临前的绝望情绪。在逼仄的办公室里,元首向众人询问前线战况。同样,每一次都是以愤怒与咆哮作结。元首可能早已知道自己失败的命运并且坦然接受——但他所不能理解的是手下将领的背叛与不忠,所念念不忘的是帝国的梦想与光荣。他是坚毅的、力排众议的、死不屈服的,这一切背后的逻辑,是他对祖国——对他的“大德意志”的无比的热爱与痴迷。元首体面的死在了地堡里,吩咐手下将自己的尸体火化;而绝不愿把他的躯体付与露天的农场与荆棘的麦田,不愿亲手把帝国的火炬黯然熄灭交予敌人。在这部电影里,元首无比地接近他在历史的真面目——一个炽热的爱国者,一个勇于追求理想的逐梦者。在整部电影的几乎每个时刻,我都能想象到元首年轻时的英姿,可以说是叱咤风云的、挥斥方遒的。年轻时代的希特勒有艺术的梦想,也怀抱着对国家的热爱。作为一战时英勇的列兵,希特勒获得了巨大的光荣。他始终是个爱国者,是个青年人。他对狗有着深厚的感情,片中也有这样的展现;他对犯错的秘书琼格也是尽可能的宽容;他不愿看到死去的东西,因此他的办公室从来不放鲜花;他甚至当中亲吻了他的艾娃……元首从来都不是魔鬼。他是有错误——但他的错误是秉承了全体德意志人民的意志的。这就宛如影片最后,向希特勒做出自杀承诺的外交官在德军投降后,选择了自杀——希特勒亲手给了他毒药,却从来没有要求他为了“最后的勋章”而死——而外交官也从没有为了希特勒而死——死国矣!博士质问他:这对谁有什么好处呢?我想,这不是对希特勒的忠诚,这是对国家的忠诚。戈培尔说:我们从来没有强迫人民,是他们选择了我们。现在,该是他们为自己的选择献身的时候了。这恐怕才是二战中德国悲剧的真正的面目。这可能让人无法接受,魔鬼不是希特勒一人的魔鬼,这个国家的良心站在他的身后。
让我们再次回到影片本身。有人评价这部影片时说:这是迄今为止反思纳粹罪行的最好影片之一。理由是该片将希特勒还原成一个普通人,而不再让所谓的“魔鬼”充当人类良心的替罪羊。的确,在这部影片中,我看到了一个远非魔鬼,相反是一个更加接近于古代英雄形象的希特勒;看到了德国人在战争中对祖国荣光与梦想的拼死捍卫,无论是琼格、小男孩还是他的父亲;同样也看到了末日来临前,人们的虚无、绝望、迷茫和痛苦——尤其是在地堡中度过12日的人们。这部影片所展现的,更多的是德国人敢于正视历史的勇气——这是一种“痛苦的直视”;但这种自省又没有任何的虚伪与隐瞒——希特勒绝对不是一直以来西方的影视剧中所刻画的疯子或是狂人,相反,希特勒是一个爱国者,但不幸的是,这个国家的背后浮现着魔鬼的影子。他用一腔热血与理想带领德国走向了富强,但也滑落到了罪恶的深渊。他绝对称不上伟大,但更不能被使人颠三倒四地形容为龌龊。英雄与魔鬼是希特勒的一体两面,赞美与贬斥都不足以粉饰历史上的希特勒的真实面目。唯有客观地看待希特勒,才有可能刻画出半个多世纪前这个“巨大的人物”的一个与真正的历史没有多大偏离的概廓。我说过,这是一部关于抉择的电影——对于每个观众而言,我们也需要做出一个抉择——究竟以怎样的态度看待希特勒,看待这段历史。
“天底下唯一的新鲜事,便是不为人知的历史。”,以抛弃了成见的、客观的、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眼光重新审视希特勒和二战的历史,是每一个现代人的必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