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年代的疯狂已经在诸多文学作品和影像中目睹过,但这也是宁浩对爱情

文艺片,三种截然不同的调子,同样的男女主角,演绎三个代表三个不同时代的情未了的爱情故事:60年代的爱情—无聊的时代,纯朴的爱情;10年代的爱情—革命的时代,凄美的爱情;21世纪的爱情—自我的时代,疯狂的爱情。个人比较喜欢最后一个故事,男的有女朋友,女的是双性恋,故事通篇对白模糊不清,也不打字幕,就好似如今社会的爱情一样乱七八糟,疯狂无厘头,除了激情、性爱,所谓的爱情,究竟还剩下什么?

以前,总觉得王小波的《黄金时代》带着些许戏谑和荒诞构成了一幅幅怀旧而热血的剪影,尽管,我没有经过上山下乡的那个年代,可是,那个年代的疯狂已经在诸多文学作品和影像中目睹过。对很多人来说,那个年代的确是黄金时代,很多人心怀满腔热血从城市走进乡下,放下自己高高在上的身段,成为一名知青,并且笃定的相信自己的价值。那个年代充满热情和干劲的年轻人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热情和动力。当我走进电影院,看完《一步之遥》之后,我觉得,北洋军阀时期才是真正的短暂却疯狂的年代。

我只看过宁浩三部电影,疯狂2部,还有这一部,看的很激动,所以回来就立刻在豆瓣上找同盟,却发现这部电影被抨击很多。
其实电影开场几分钟后,我就明白这一部和前面疯狂2部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只有一点相同,都有一个有思想深度的导演,宁浩。
而黄金这一部寓意更深,看似写抗日,看似写一个东北屌丝的成长史,但是,在我看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道具。就像疯狂的石头,本身就不是一个写实的故事。鲁迅说过,要么在沉默中爆发,要么就在沉默中灭亡。
在一个有吃有喝,看似歌舞升平,河蟹稳定的伪满洲国,一个屌丝通过坑蒙拐骗,欺负比他更弱的神父,来骗钱。还得意的走在大街上,他的话外音在说,到处都在抓乱党,一个有吃有喝的年代,还革什么命。后来,通过打劫黄金,小东北分得一成,陶虹邀请他加入革命,他说,现在有钱了,更不革命了。从最初连荐轩辕几个字都不会念,到最后被执行枪决时,能完整的喊出来。小东北只是一个苟且偷生,胸无大志的人,却被时代一步一步逼上了一个革命者的道路。救国会也是抽象的,不是抗日会,也不是我们历史书上学过的任何会,只是为了救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神父也是匹夫吗?宁浩在任何细节处都不忘黑色幽默的本色。
至于爱情,有些人觉得突兀,但这也是宁浩对爱情,或者只是对那个时代爱情的一种模糊的诠释。小东北至始至终都没有投入的去爱,第一次他在偷银叉子,第二次他在偷黄金的路线图,第三次他在抢劫黄金,第四次他是为了杀掉鸟山,第五次他是为了毁掉黄金。白富美也是道具,不是说革命的屌丝就该有个白富美来衬,而是说,就算仙女投怀送抱,他也没有时间。在那个年代和那样的环境,他真的没有福气来考虑这个问题。最后,也是时隔多年,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小东北在电影院无意中看到当初客串小角色的那个她,似曾相熟的身影,眼泪才会毫无预期的盈满双眼。他是否真的爱过她,或者从来没有爱过?!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爱情难道真的就是一个那么完美的人在你面前伸出手,就可以得到那么简单吗?!我们每一个人在生命中错过了多少珍贵的事物,在某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想起,是不是和小东北在电影院当时的心境一模一样呢?!
宁浩的这部作品,让我记住了几句台词。
有吃有喝的时代,还革什么命?!
不是一个党,不上一条船。
从满清到满洲国,无论什么年代,命都比钱更重要,但总有一些不怕死的人,因为有些东西比命更重要。。。
宁浩很严肃的拍出了这部电影,和前面2部疯狂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前面我似乎还能看见他笑嘻嘻的面孔,而这一部他应该是眉头紧锁的。

1916年袁世凯去世之后,整个中国进入了北洋军阀时期,在这期间,中央政府的中心是段祺瑞,这个男人和其他的统治者不同,他主张言论自由,对过激的言论才去放任和宽容的态度,这也使得北洋军阀时期成为中国近代史上最灿烂,最疯狂,最精彩的一个时期。我想,姜文将自己的电影放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也是因为这个时代的百无禁忌和这个时代的无限可能。

疯狂的年代必然会造就疯狂的故事,而马走日和完颜英便是疯狂的产物,一个认真的女人遇上了一个天真的男人,两个人之间扑朔迷离的爱情让人意犹未尽,最后以悲剧来收场,一个短暂的时代,一份短暂的爱情,两者之间恰好是最完美的匹配。

说到底,这部片子还是因爱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