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我几乎没读一本书,难怪从小地方出来的人都不愿再回到文明败落的城市

图片 4

看完并未觉得是喜剧,倒让我深吸一口凉气,感叹人间即地狱。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得主人公回到家乡小镇,一个粗俗鄙陋的市井之地。司机撕掉作者的新书当手纸,作者被邀请站在消防车上巡游,强人所难要钱的父子,自以为是请吃饭的小粉丝,画作被淘汰就处处作对的流氓,前女友老公的咄咄逼人,真让我感叹,这赤裸裸的人性啊,丑陋得无以复加,穷乡僻壤出刁民,难怪作家离开故乡后就再也不愿回去,难怪从小地方出来的人都不愿再回到文明败落的城市,难怪人们都削尖了脑袋想往上流社会挤,因为那里文化更开明,更包容。历经过一次苦痛,再去回顾仍是揭开伤疤的拙劣不堪。然而结尾处作家诡谲的笑却让人捉摸不透,一种对真相的猜测让我惶恐,难道作家重回故里经历这番折腾是在他意料之中,是为了自己的下部小说创作的铺垫吗,厉害了。

在今年的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入围名单中,有一部电影获得了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改编剧本的提名。还获得了第76届金球奖电影类剧情片最佳女主角及最佳男配角提名。

作家不读书之风日盛最应该读书的人不读书了

影片改编自真人真事,是美国已故作家李·伊瑟列尔的传记电影,根据她的同名回忆录改编,这部电影就是《你能原谅我吗?》。

几天前有人请莫言荐书,莫言无奈地坦言,2013年他几乎没读过一本书。此言一出,舆论哗然,因为这与人们“写作者必是饱读诗书之人”的印象相去甚远。然而,据青年报记者了解,作家之中不读书之风日盛,不少人并不为耻,反以“不读书尚能写作”为荣。这种风气引起了普遍忧虑。

图片 1

作家不读书:

影片中的李·伊瑟列尔是位出色的作家,由梅丽莎·麦卡西饰演,不少文字工作者在看了这部电影后都表示,这个取材于真实事件的角色能反映出不少作者的心声,还展现了创作和出版路上所需经历的重重困难。

不屑读同行,没空读前辈

图片 2

“2013年我不是一个读书人,很惭愧地告诉大家,这一年我几乎没读一本书。”前天莫言在杭州的这番言论,着实让人大跌眼镜。读者会想到很多不读书的人,但万不会想到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一年的阅读记录会是空白。莫言不读书的缘由是显而易见的,他太忙了,忙到永远都在赶场子,而无法回到那“安静的书桌”。

故事围绕她伪造名人书信出售的事件展开,让人不仅想起在电影《无双》中,李问靠画假画谋生。而在《你能原谅我吗?》中,李也在造假,虽然行为都不可取,但我们也无法否认他们出色的才能。

莫言是想读而不得,或许在他空下来之后会大量阅读。但据记者观察,在当今文坛,不少作家是存心不读书的,比如韩寒,他曾明确宣称自己现在只读杂志,好几年前就不再读小说了,“因为我认为我已经读够了。”在很多人印象中,写作者是最需要通过阅读,从别人的作品中汲取养分的,所谓写作不息,阅读不止。可是现在的一些作家,可能要让读者失望了。

图片 3

作家不读书的最鲜明的例子是,在很多作品研讨会上,青年报记者都会听到一些与会作家和评论家发言以“这本书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不过……”开头。让人颇感诧异的是,写作者不读书本不光彩,现在不仅可以直说,而且在未读的情况下还敢对作品评头论足。曾有一位知名作家私下对青年报记者坦言,他现在每年要收到上百本同行作者寄来的新书,“每本都那么厚,怎么可能去读哦!”

李·伊瑟列尔试图向出版商出售新书,可结果却换来出版商的歧视:“没有人要看这种东西”。出版商只给了她两条路选,要么好好提升自己的名气,要么正正经经找一份工作。

评论家金哲尖锐地指出,作家不读书有一定普遍性,所谓“不屑读同行,没空读前辈”。2012年中国18-70周岁国民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为4.39本,这在世界已处于落后位置。然而现在,中国的作家们还在拖后腿。

画外音就是:没名气就别做作家梦。

阅读危机:

图片 4

作家不断重复自己

可是,书籍在发表之前,哪个作家不是默默无闻的呢?但出版商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没名气的作家的书,又有谁会买呢?

不过堪称奇观的是,在没有大量阅读的支撑下,中国的写作者们每年还在大量生产着作品,目前中国每年诞生的长篇小说据称就有4000余部。难怪有读者感叹,不知道这些书怎么写出来的。金哲向青年报透露,现在一些作家(包括一些名家)处于这样的状态:一方面,以往写作之前“体验生活”的传统已被打破,缺乏对生活现实的把握;另一方面,作家“开的会比读的书多”,缺乏知识和思想的必要补充。

说到底,这个仿佛伪命题一般的困扰,让人看完不得不感叹一句,造物者太爱捉弄人类了,给了他们不可多得的才华,却吝啬于他们被欣赏。

在这种灵感枯竭的状态下,一些作家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重复自己,从过去仅存的生活积累中努力挖掘一点材料。最近,著名作家迟子建在《上海文学》一个访谈中讲到“作家要不断面对有难度的写作”。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莫过于重复。而重复,也是“阅读危机”之下的作家们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