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在Norman底登入中被盟友俘虏的是2名朝鲜籍德军军官和士兵,但苏军扣押了朝鲜人

        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是希望,而在走向希望的过程中最需要的品格是坚持。
        韩国电影《登陆之日》诉说了一个关于坚持的故事。
        从小热爱马拉松的朝鲜人金俊殖无时无刻都在练习,尽管占领国日本禁止朝鲜人参赛,尽管他被迫加入日军服役,即使深陷苏联战俘营,即使被迫编入德军东方营。即使身处最黑暗的年代,他都在坚持自己的梦想,因为心中有梦想,并存着一个活着回到朝鲜为国参赛的希望。
        你可以失去一切,但不能失去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基本的品格——人性。
        韩国电影《登陆之日》诉说了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
        同样是从小热爱马拉松的日本人长谷川辰雄,接受了军国主义教育后成为了日本军官,为了胜利无所不用其极,从组建自杀攻击的敢死队到枪毙逃兵,人性近乎泯灭。即使身处苏联战俘营,仍旧对天皇抱有幻想,直到被迫成为苏军炮灰时,看到同样近乎疯狂的苏军军官时,他才猛然醒悟,找回了丢失已久的人性。

在谈这部电影之前先来科普下作为影片编剧基础的真实历史。盟军在1944年6月6日诺曼底登陆前,担任海岸防御任务的德国国防军第243岸防师和第709岸防师配属了数个“东方营”。根据美国历史学家斯蒂芬.安布罗斯的著作《D日》描述,最先在诺曼底登陆中被盟军俘虏的是2名朝鲜籍德军士兵。不久在诺曼底战场上被俘的朝鲜籍士兵达到了20多人,美军对他们进行了专门审讯。这些朝鲜人最先被日军招募,在1939年爆发的日苏诺门罕战役中又被苏军俘虏。当年日苏双方停火后,大多数的日本战俘都被遣返,但苏军扣留了朝鲜人,因为苏军认为他们并不属于“战俘”。后来这些朝鲜人加入了苏联红军,1941年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后,他们随大部队开赴前线。但随着苏军在战争初期的溃败,他们又和其他众多的苏联红军官兵一道被德军俘虏。因为忍受不了德军战俘营里异常恶劣的环境,他们又被迫参加了德军,1943年作为“东方营”的士兵被派往诺曼底驻防,直至被盟军俘虏。

感觉上很《太极旗飘扬》,一看原来是同一个导演,怪不得。女主的戏份太少了吧!(范勉强算个女主吧)

影片基本是按照这样的脉络讲述了日本人辰雄朝鲜人金俊植的故事。1928年的时候,朝鲜已经从清朝附属国成为日本的殖民地,辰雄的祖父是驻扎朝鲜的日军高级将领,辰雄跟随父母到朝鲜来投奔祖父。俊植是辰雄祖父家里仆人的儿子,两个少年时代的小伙子都以擅长跑步闻名,两个人在各类比赛中互争高下,其实颇有在不平等关系上亦敌亦友的感觉。关系的彻底恶化是源于俊植的父亲将日本国防部长的炸弹包裹交给辰雄祖父导致其死亡。显然这是日本军界或政治斗争的暗杀,但辰雄却迁怒于俊植一家,打伤俊植的父亲并赶他们出来,由此俊植以拉洋车为生,但从未放弃锻炼长跑。在奥林匹克日本马拉松长跑比赛中,在前朝鲜奥运冠军的支持下,俊植参加比赛并击败了辰雄,但日本裁判却恶意修改比赛结果,导致了观看比赛的朝鲜人的暴动,结果俊植和他的伙伴被迫参军前往内蒙边境跟苏联军队作战。在这个章节我们看到日本对朝鲜的殖民统治,朝鲜民族自豪感的觉醒,以及两个人的性格和品质。

根据美国历史学家斯蒂芬·安布罗斯的著作《D日》描述,最先在诺曼底登陆中被盟军俘虏的是2名朝鲜籍德军士兵。不久在诺曼底战场上被俘的朝鲜籍士兵达到了
20多人,美军对他们进行了专门审讯。原来,这些朝鲜人最先被日军招募,在1939年爆发的日苏诺门罕战役中又被苏军俘虏。当年日苏双方停火后,大多数的日本战俘都被遣返,但苏军扣留了朝鲜人,因为苏军认为他们并不属于“战俘”。后来这些朝鲜人加入了苏联红军,1941年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后,他们随大部队开赴前线。但随着苏军在战争初期的溃败,他们又和其他众多的苏联红军官兵一道被德军俘虏。因为忍受不了德军战俘营里异常恶劣的环境,他们又被迫参加了德军,1943年作为“东方营”的士兵被派往诺曼底驻防,直至被盟军俘虏。

在内蒙边境跟苏军进行的就是著名的诺门坎战役,正是由于在这场战役中,日军完全不是机械化苏军的对手,才使得日本北上跟德国会师的战略完全失败,坚定了南下太平洋的战略,最终对美国发起了太平洋战争。这段里显著突出了反战的情绪,战场上的士兵被子弹射穿被炮弹炸碎,顾惜士兵生命的上将被天皇下令剖腹自杀。来接替战场指挥权的上将居然就是辰雄,两个人又在这样的情境下相遇。俊植对暗杀日本士兵的中国女子雪莱抱有同情(雪莱可是咱们范爷扮演的),拒不执行去送死的任务被关进地牢,他们的朝鲜同伴搭救后原本可以逃走的,但为了救其他朝鲜伙伴返回军营报信,在跟苏联装甲师团战斗中,辰雄高呼着帝国勇士不许后退的口号,带着对天皇和日本的狂热,逼迫手下士兵充分赴死,这是日本军国主义情节的最明显体现。这场战争系拍得很真实,包括用卡车去挡住坦克,然后敢死队用人肉炸弹和手榴弹破坏坦克,以及士兵的伤亡都很真实。这时候两个人的矛盾不再是殖民和不公平,而是辰雄持有的日本狂热军国主义,以及俊植的反战不愿意当日军的炮灰的意念。

这个就是姜帝圭要拍这部电影的基本背景,不过这里面好像真没日本人什么事。硬要将这拍成一个故事的话,就得靠导演编一个花哨的剧本,外加无数烟花来填满观众的视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