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hi就像是一个灵魂伴侣的抽象存在,虽然Hachi不能帮他捡回扔出的球

Hachi就像是一个灵魂伴侣的抽象存在,无所谓物种、性别、形态。人类其实是很脆弱的动物,周遭的事物均可能成为我们依靠的对象。我觉得狗狗是人最亲近的伙伴了,活跃的肢体语言仿佛在与你对话,机灵的眼神转动好像走进了心里最深处。以前养过好几次狗儿,最终它们都没能是正常离世,这让我非常难过以及愤慨,愿它们在天国安好!Hachi让我想起了以前的那段时光,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哽咽。

理察·基尔饰演的大学教授帕克在小镇的车站上偶遇一只可怜的小秋田犬,它孤苦无依的身影惹起他的怜悯,多方寻找它的主人却无果,只能暂时寄养在家里,虽然妻子(琼·艾伦饰)极力反对,并想尽办法要把它送走,但看到丈夫和女儿对它无微不至照顾和由衷喜爱,终于决定让它成为家庭一员,因为知道这只小秋田犬来自日本,并且项圈上写着“八”,代表幸运,于是帕克为它取名“八公”。
  八公陪着帕克全家一起成长,从小狗渐渐变成庞然大物。温文儒雅的帕克在自己的闲暇时间训练八公,甚至趴在地上自己用嘴示范捡球动作给八公看,但却无法教会八公捡球回来,后来帕克的朋友提示,日本犬不像美国犬,而且秋田犬这个犬种不会特意去讨好主人,Hachi和你要好是因为它和你之间有着感情上的牵绊,除非你和它之间有了什么转机,它才会去捡球。
八公每天准时陪伴帕克上班,傍晚五点准时出现在火车站门口迎接帕克下班,这可是他们的约会时光!在小镇车站的站长,卖热狗的小贩,附近商店的老板娘的眼中这都是已经习以为常的画面,周围的人都很喜欢Hachi,肉铺的老板娘会喂食给Hachi,并嘱咐它不要告诉自己的老公,而有趣的是他老公也会瞒着老婆偷偷给Hachi喂食,看到帕克从车站出来叫出那一声熟悉的“Hachi”,八公兴奋地扑上前去撒娇的样子,已经成了车站每天上演的画面。
然而,有一天当帕克和往常一样去上班的时候,八公突然反常对着他叫,可能动物对未来有一定的预感,八公知道他的主人将会发生不测,所以尽量的拖延时间希望它的主人可以留下,以前从来不屑于玩捡球的八公一反常态的叼起了球。然而,帕克教授却没能理解那位日本朋友说过的,秋田犬如果捡球的话肯定是因为有特殊的原因,八公最终无力挽回一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主人离去…
  就在那一天,帕克在大学演讲时突然倒下,他因心脏病突发而死亡,再也没有回到车站,后来,帕克的女儿带走了Hachi,希望Hachi能和她好好生活。然而,Hachi却一次次从家里逃出来,还去了原来的房子,可是那里已经有了新主人,之后,Hachi去了车站,一直守在那里等待着,无论什么严寒酷暑,每天傍晚五点,八公都来到火车站里等候、凝视……第二天、第三天……春夏秋冬,一直等到自己变老变弱,等了整整十年。十年时间里,八公依然风雨无改,周围的人都已熟知它,并亲切地和它打招呼。十年后,帕克的妻子回来了,遇到的Hachi,并知道它在这里默默守了十年,她坐到Hachi身边陪它一起等,这一幕使周围的人湿了眼眶。直到Hachi最后死去,它始终如一,它在死前看见了帕克从车站中走出,亲切地对它说:hey!Hachi。一如十年前,Hachi满足地缓缓闭上了双眼。

Hachi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漂洋过海来到他的身边,在那个火车站,Hachi找到了他。

他的妻子不喜欢Hachi,可是他却坚持要给Hachi一个家。

他希望Hachi能学会捡球,可即使是自己趴在地上做示范,Hachi仍然笨笨地学不会;的确,Hachi要学这些做什么呢?也许某一天,出于某些原因,Hachi会愿意帮他捡回他扔出的球。

虽然Hachi不能帮他捡回扔出的球,他仍然愿意帮Hachi赶走吓到Hachi的臭鼬;他们坐在电视机前,看一场棒球赛,分享一桶爆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