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灵魂的挣扎和痛苦在神父面前做出了表白,老东家在这场大灾中逃荒的故事

《饥饿》这是看过的第二步关于饿死的电影。本来按照非正常程序,名单里应该有《1942》,相信饿死这个主题是冯小刚无法回避和绕得过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它也就胎死腹中,无缘得见了。但是刘震云的原著倒是看了,精练短暂,击打有力。另外一部详细描写饿死前所有细节的就是《into
the
wild》。导演基本都用纪录片的方式,用手术刀的手法,仔细的解剖濒死的每个细节,纤毫毕现,森森逼人。

  冯小刚很会拍灾难电影,上一部让我感动得流泪的电影是他拍摄的《唐山大地震》。冯导总是能通过大场面和小细节的切换,让你既能从大场面中看到整个事件的全貌,又能使你在小细节中像感受风吹过脸颊一样,体会到真实。
澳门梅高美官网,  剧中对类比和对比的使用掌控着我眼中噙着的泪,当看到一个凄惨的故事,你也许会沉默;当看到另一个灾难,你的眼眶可能就湿润了,当两个同为悲剧的事碰到一起,眼泪就无法控制的流了出来,我不知道好电影是怎么评出来,可如果一部电影能带动观者情绪变动,不自主的流泪,我想这样的电影一定不赖。
  电影《1942》其实讲了两件事:一、河南在1942年发生了大灾;二,老东家在这场大灾中逃荒的故事。
  在最后一个大场面中,河南省政府主席李培基向蒋介石汇报大灾造成的损失时,先回答了一个数字,政府统计饿死民众“一千零六十二人”,蒋介石又问了一句:“那实际呢。”李培基沉默良久,咬着牙报出了一个数字“三百万”。1942年时的河南,有三千万人口,在那场大荒灾中饿死竟达三百万,死者十分之一,这么严重的灾害,令劫后余生者也会终生难忘。在讲述灾难之余,导演还不忘吐槽一下那些所谓的“政府统计”,呵呵。
  张国立在剧中饰演老东家,老东家原先很富有,是河南延津的一个大户,土地不少,粮仓里满是粮食,有金有银有儿有女,但因为这场灾难,一切都变了。本剧开始,是一伙饥民来老东家讨吃的,老东家一面让给饥民们做饭,一面派长工栓柱去找救兵,救兵没找到,他却回来报告:“日本人在过兵,我过不去。”激怒了饥民头领刺猬,老东家家里的佃户和饥民们乱战一团,乱战中老东家的儿子死于非命,家里的粮食也都被抢一空。
  老东家开始和灾民们一起去逃荒,不过他给了自家的逃荒一个体面地说法,“躲灾”。老东家的“躲灾”历程是整部电影的时间轴,在每次大场面和小细节的切换中,都会标出老东家“躲灾”的里程和天数,随着灾难的加深,老东家一家先是在日机轰炸军民混杂的逃亡路线中,被抢走了所带的粮食,而后儿媳妇在生产过后饿死,好不容易撑到了洛阳城下,政府却说这里不派粮,妻子也因此饿死于洛阳城下,卖了女儿换来了点粮食,留在他身边的只剩下了一个襁褓中的小孙子,这时他认为再留在河南是死路一条,踏上了去陕西的火车,刚过潼关,却又因为陕西地方军拒收灾民,躲避子弹闷死了他唯一的血脉。老东家伤心欲绝,翻身踏上了返回河南老家的路,此时的他已经万念俱灰,路人告诉他往河南是死路,他只答一句:“想的就是个死。”在路上,他收养了一个因为饿死了母亲的小女孩,一老一小牵手走回河南的场景是该剧最后的画面。
  关于灾难,在报告里只有数字,不能带给人多少感触,而讲述这样一个故事,让人体会更加真切。最悲伤的不是一无所有,而是原先应有尽有,在一个不长的时间里,一件一件的失去了原先有的,先是财务,两次被劫,这是人祸,后是亲人,这是天灾。故事也道出了造成河南1942大灾的原因——不止是天灾,还有人祸。
  串联起故事大场面和小细节的还有那个美国记者白修德,在他即将踏上河南之前,神父告诉他:你此行会有两个结果,要么获得新闻界的大奖——“普利策奖”,要么同和饥民饿死在一起。他在祈求神父的祈求之后,还是踏上了河南灾区,捕捉到了河南最真实的情况,甚至拍到了野狗吃人的场面。他在走访结束后,并没有直接发布新闻,而是第一时间去向当时的中国政府最高领导——蒋介石报告结果,希望蒋救救河南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民。通过他的串联整个电影的大场面和小细节、老东家和蒋介石也产生了联系。
  当面临死亡时,人们展现出来的求生欲望,是整个故事中震撼人心的张力,甚至连日本人都把饥饿作为对付国民党军队的武器,对于那些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粮食和活下去,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我没有读过刘震云的原著《温故一九四二》,看了电影《一九四二》,(《一九四二》的编剧也是刘震云),我觉得《温故一九四二》也应该是一部很好的作品。

 ——评《少年派》与《1942》
   周未,闲来无聊便去电影院看了《1942》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我从没有写过影评,但看完这两部电影之后,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想写些自己感想的冲动。冲动来源对这两部电影的看法
… …
                          一
两个导演都很会讲故事。
《1942》讲述了河南大灾荒,300万人饿死的真实、残酷的故事。冯导曾坦诚表达他自始自终是人民中的一员,《1942》淋漓尽致地展现对人民和历史的悲悯,意在从伤悼饥饿中救赎新生。但该剧也透露出几丝不易察觉的矫饰。
这是屌丝青年的无奈与局限。
《少年派》则是讲述了年轻人派和一只名叫理查德•帕克的孟加拉虎在海上漂泊227天,奇幻、残酷的故事。李安巧妙的用同一故事两种讲法,照应梦境与现实。美轮美奂的场景如一场梦与哲学,是信仰与理性的完美对话。
这是文艺青年一贯的手法!
然而,在《少年派》里,早期派什么都信仰,而且所有信仰都让他选择生存,他最终活了下来!但在《1942》里张涵予的神父却在饥饿和炮火中迷失,看着小女孩美好的生命灰飞烟灭…

这是文艺青年与屌丝青年的不同!
 

两部电影都有“人吃人”。
有人说《少年派》其实可以改名为“食尸少年的恐怖漂流”。派自己很有可能是靠吃其他人的尸体才活下来的,其实救生船上根本没有一只动物,都是人!你是选择相信温暖奇幻的那个?还是选择相信残酷真实的那个?
《1942》毫无疑问就是人相食的故事。影片里那种绝对的绝望和无力,那种被抛弃的人的命运和战争与秩序的尖锐的对比,那种来自饥饿的“赤裸生命”的挣扎求生和最终的死亡,弱弱的说,白修德的照片上是狗吃人?其实就是真实的人吃人!
                      三
两个导演都是故事情节处理高手。
在《少年派》里,派早期信仰基督教,原因只不过是和哥哥打赌敢不敢喝圣水。李安的反宗教的宗教,反信仰的信仰让人过目难忘。少年派在漂流到食人岛之后的所见所闻,让人眼前一亮,发人深思!
在《1942》里,核桃玩具对栓柱来说是一个念想,是他活着并且怀念的唯一支撑。他为了孩子遗留的一个玩具和日本人拼命。星星杀掉自己的爱猫给新出生的侄子熬汤并在洛阳城外将自己卖掉救全家性命。还有她打着嗝说:“不,爷,我吃的太饱,蹲不下。”
然而,我们今天的人——看到这一幕——-在影院里,我的后方,却传来了笑声……
正是这些细腻的故事情节,会在人的脑海挥之不去,让人感觉真实,让人深思,发人省醒!
                      四
电影结尾,二者都讲述了关于“王”的故事。
《1942》,故事的结尾:他—–当时全中国最有权势的人——中华民国总统,国民党委员长。在最后一场戏被安排在教堂里,他需要冷漠生硬做一次忏悔。导演安排他留下了一滴泪,差不多了吧。这是屌丝青年的拍摄手法!
《少年派》,故事的结尾:那头孟加拉虎头也不回的回到了森林,王者的骄傲。好让人伤感,在此刻我落泪了…
…这是文艺青年的拍摄手法!
《1942》有“王”的世界太残酷太无奈!《少年派》没有“王”的世界太黑暗太沉重了!
      我姑且说之,你姑且听之。
                                      朱之文 2012-12-1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