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谁又能说真正的Ian是如何的呢,这是一个震撼伟大的音乐电影

这是一个震撼伟大的音乐电影,我拙陋的描述难以说出心中的感受,更或是Ian。

我虽不能说是Joy
division铁杆,但Ian在我心中的地位也一直不低。打开这部电影之前,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来迎接一次所谓“心灵的洗礼”,我甚至拿来了一支烟和一个打火机,等看完之后,来供我这个不抽烟的假文艺青年点燃些许灵感。这一行为到恰好和影片中的Ian形成了默契,他说:“不抽烟就不是我的伙伴”。可惜,看完之后,我直接把烟塞回了烟盒—这片子实在与我想象的相差甚远,虽不至于沮丧,但也难逃失望,这样的Ian,不做他的伙伴也罢。
对于Ian这种人很难给出一个“标准”的银幕形象,就像那个被国人奉为神灵的Kurt一样,你很难在客观现实和观众的主观心理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死者长已矣,既然不能从Ian本人口中得到答案,外界的猜测以及一些所谓身边人的叙说,就成了最权威的说法,但这又和一些忠实粉丝心中的那个Ian不相符。就像胡适说的,“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Ian的在天之灵见到此种情况,也只能是一声叹息了。
所以我认为,对于这种人物形象的塑造,导演应该有一个基本的立场。而本片的导演则努力在寻求一个平衡点,希望能拍出一个真实客观,却又充满JD气质的Ian。可这只是一部电影,并不是一部纪录片,你很难完全做到客观,甚至连纪录片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全片前后人物形象的“脱节”也就不难理解了。前面那个有些愤世嫉俗的Ian,最后却成了一个纠缠于情网之中,以至于自杀身亡的痴情男。你不能说Ian的死和爱情没有任何关系,但要说Ian的死完完全全就是因为女人,我就要举双手反对了。每一个仔细听过Joy
division的人,都能感觉到那种挣扎和黑暗,正像那句不知谁说的,评价JD的名言一样:“只要你还活着,这样的音乐永远都不会属于你”,说Ian的死就是因为几个女人,我无法接受。虽然片中多次出现了癫痫发作的段落,但在最后Ian死亡的处理上,给人的感觉就是因为女人而死。这还叫客观么?还是神话了?都不是。电影是一门艺术创作,如果是完完全全,一丝不苟的还原,那就不叫电影了,更何况如我上段所述,你也很难说这部电影有多客观。
以我之见,与其纠葛在所谓的客观现实之中,还不如放开手脚,拍出一个歌迷心中的Ian,哪怕那个Ian或许并不是那么客观,可是对于Joy
division的歌迷来说,却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欣慰。感谢可爱的科学技术给我们留下了他的那些个影像,那个痉挛般吐字,跳着机器人舞的男人让人过目不忘;可在他死后将近30年出现的这部电影,却只是让我发了一通牢骚而已,虽然黑白的画面在感官上让人满意,但我不相信Ian是一个为爱殉情的小资男青年。

很多人不满这里的Ian
Curtis,他们说琼瑶情绪伤害了他们对Ian的感情,一定程度上因为我们都已经将Ian神化,他如同那些早逝的摇滚明星一样变成了一个符号,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Ian
Curtis,可是谁又能说真正的Ian是如何的呢?

看完电影我甚至不知道怎么说话,Ian
curtis的歌曲和他的生活都远远超出了简单的麦克,用一种近似神语给我们的心灵传递着他灼热的心,是的,灼热,灼热而绚烂,终归于涅槃的灰烬,永远的Ian,和他的Joy
division。

Anton Corbijn完全的忠于Ian的妻子Deborah
Curtis所写的回忆录来塑造电影里的Ian,但是客观的说,Deborah自己从来没有搞明白Ian到底为什么要自杀,更不用说理解他在音乐里投影的那份感情了。Anton
Corbijn选择了一个和Ian最亲近的人、按照常理也应该是最理解Ian的人的回忆来塑造Ian,可是电影一团雾水的混乱也从另一个角度揭示了Ian的悲剧的原因,本该最理解最支持他的妻子,却根本没有办法体会到他的痛苦,甚至从来没有真正的像模像样的踏进过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