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影片,当男主的父亲纳粹军官喊出小男孩名字的时候

图片 4

两小天真的前大半部分,孩童的无知在那个无比黑暗的时代显得如此圣洁,几条外线相互穿插:男主奶奶的离去,削土豆的老头遭遇,助手军官的离去,如此种种,作为有一定社会经验的观众不难分辨出其中所包含善恶和丑陋,唯有小男主,天真的眼神中闪烁着冒险者的浪漫,当观众们一次次以为小男主会认清现实的残酷时,小男主的一举一动都在表现出丝毫未察觉这个世界的极度黑暗,最后的高潮,当男主的父亲纳粹军官喊出小男孩名字的时候,我希望一起都来得及,但是我有希望一切都结束了,我不想拿男主的死来作为对他父亲的惩罚,但又别纳粹的所作所为感到痛恨,也许只有死亡才能够最大程度上的升华主题吧,母亲在雨中爆哭的场面很是揪心,最后的长镜头给了焚烧炉外的条纹睡衣…..让人意犹未尽荡气回肠…..只能说我们生在了一个合适的时期,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吧。

图片 1

最后,布鲁诺的父亲冲进了集中营。他站在被风雨笼罩着的灰暗的毒气房外面,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一点点眼泪。那扇突兀在银幕上的黑黝黝的铁门,关上了无数的无辜灵魂,包括布鲁诺,这个纳粹军官的儿子,像张白纸一样的纯洁的少年,一个希望帮“朋友”找到父亲的哥们。布鲁诺他死了,我们在灯光上那一刻起就没有见到过他的脸孔,但我们看到了他最后的表情并没有惊恐。
电影的镜头总是对准着布鲁诺和他的玩伴、家人,用他的眼睛告诉观众:这个国度正在预谋着大屠杀。那些纳粹军官赶着犹太人的场面几乎没有声音,焚烧集中营中的人也没有多大的动静,只在晚饭前突然闻到刺鼻的味道,看到几股腾起的浓烟。但不管怎么样,在布鲁诺的眼中,只有陌生和熟悉之分,没有杀戮和和平之感,如果不是太好奇,也许,秋千就是他的一切。而浓烟,是犹太人死亡的唯一表现形式。
在整部片子中有一个人比较特殊,那就是布鲁诺的姥姥,她在布鲁诺的父亲升职的聚会上就表露出对纳粹的反对。正如在这个历史时期的德国,狂热的纳粹主义占领了大部分人的灵魂。他们抬起右手过眉,手掌朝下,目视正前方,口中喊着:“希特勒万岁!”反对者在这个时候显得那么微不足道,这种声音简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一如在闹哄哄的聚会上,你跟密友在一边咬耳朵。最终,在来看布鲁诺的途中,姥姥死了。她到底是谁害死的?她是纳粹军官的家属,反对纳粹者可能会杀了她;她本是反纳粹者,纳粹暗害了她。如果你相信纳粹军官的话,那么她就是被反纳粹者杀死。纳粹军官心里感受怎么样呢?他的信仰——独裁者希特勒给了他不顾姥姥反对的勇气,他紧紧地抓住妻子的手,让妻子把手收回。这玷污了姥姥的灵魂。
三种死亡:布鲁诺的死亡、犹太人的被屠杀以及反纳粹者的殒命。三种死亡都显得寂静不已,没有挣扎,一片黑暗,无声无息,生命在这三个时刻彷徨无力。我理解的是,在这样历史时刻,奥斯维辛提供了一个展现人兽鲜明的产所。那些冷静得让人可怕的野兽,那些人性的本能,都在一堵围墙内外显得格格不入。
寂静的暴力,电影给我震撼来自它的寂静,来自孩子眼中的理所当然,来自洁净心灵的看到的不解的暴力,他没有发出声音,却满眼的疑惑,这种疑惑在当时的世界谁能够理解?这部影片用一个孩子眼中的一切理所当然的美好,悄悄地粉碎了搁在布鲁诺和那个他曾经背叛的犹太男孩。
电影和书都用《穿条纹睡衣的男孩》做题目。我想他们想说的是布鲁诺,这个仅仅穿了一次那套代表人种之间差别的条纹睡衣的纯真男孩。而那个天天穿着条纹睡衣的犹太男孩,在寂静的暴力中推着车子在集中营来了又去,在寂静的暴力中被打肿了右眼,在寂静的暴力中,与那个纳粹军官的天真好奇的儿子一起长眠于地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夏菱先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捞神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3

图片 4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The boy in stripped
pajamas>2008

这部影片

是看完之后 心里一定难过的影片

这种难过 来自于对天真、善良的孩子

却要无辜死去的惋惜

对于孩子自有的正确价值观

要被纳粹信仰者 强制洗脑的痛恨

本片根据约翰·伯恩的同名小说改编

获2008年芝加哥国际电影节观众票选奖

我用孩童的视角 看待世界

并没有错

八岁男孩Bruno(Asa Butterfield 饰)一家随着作为纳粹军官父亲的一纸调令

由柏林搬迁到了乡下

失去了朋友们的Bruno 整日无所事事

但8岁少年天生的好奇心

很快让他 对新家附近的“农场”产生了兴趣

(实为纳粹军官 为了犹太人建造的一个集中劳改营地)

那里有一群身穿“条纹睡衣”的人终日忙碌

并且其中一个老爷爷为Bruno一家服务

他衣着肮脏 态度慎微 举止缓慢 但面露和善

一次膝盖受伤让Bruno得知

老爷爷原来是一个医生

但一个成年人 却不能从事自己钟爱的职业

Bruno不懂这是为什么

终于Bruno得到了一个偷偷外出的机会

在铁丝网的另一边 他遇见了另一个同龄男孩Shmuel

在此之前 他从没有结识过 叫这种奇怪名字的朋友

看到他消瘦的脸庞和身形

Bruno决定不定期地 带食物给他吃

并一并带来自己喜好之物 与好朋友分享

在得知他是个犹太人后

他并不认为 这个朋友有哪里罪恶 哪里恐怖

在他幼小的心里

一直有一个犹太人 不都是坏人的声音

直到影片最后Bruno还是认为Shmuel的“条纹睡衣”

和自己的 并不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