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

    听到朋友推荐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刚开始还有点抵触情绪,因为我现在对于标榜爱情,青春的电影没有什么兴趣。直到某天碰巧和朋友一起看到了电影。。。

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喜欢看青春电影的人,都是不愿意长大的孩子吧。我这么想的时候,adele的《someone
like you》正好响起,她用哭腔唱着:“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我是不是在她的脸上找你的笑容,我是不是特别害怕脆弱的时候叫的是你的名字,我是不是一听到要见你,连呼吸也反复练习。
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是的,我们的心里,都有一个“沈佳宜”。她不至于美得倾国倾城,可是就是在那样夏蝉初鸣的夏天里,连一个绑马尾的样子,都足够我们陶醉了大半天。我们固执地告诉自己忘记,却被九把刀的剧本,一刀又一刀地刻画出每个人心中的“沈佳宜”的名字。她穿白衣短裙的样子,她写不出题目挠头的样子,她谎称月事不想上体育课的样子,她不叫你名字却是用圆珠笔捅你的样子,她考不好时哭红了眼睛的样子,她在毕业那天问你爱不爱她的样子,这些镜头,是不是也有一个你,手足无措地看着她。在未来尚未来的路上,你的那句我爱你,没有说出口。
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大雨打湿了想要在沈佳宜面前表现却得了一顿臭骂的柯景腾的背心,他在雨中喊:“我就是幼稚,才会追你那么久。”
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人世间最美的情感,如果是初见时欲得未得的暧昧,那么其次便是坚持多年的纯善。只因为初见是人人做得,而坚持却鲜少有人做到罢了。从互相看不顺眼的好坏学生,到之后惺惺相惜的两个人,横陈在中间的,便是那段珍贵得让所有人都愿意用椴木盒谨慎收藏的记忆了。这里面,有各具特色的死党。他们说过的话,一起翘课,一起打球,一起看A片打手枪,一起毫无顾忌地说起对某个女生的喜欢。他们无疑为那些幼稚的记忆,添加了最丰富的剧情。而今,一起傻逼的岁月,轰轰烈烈朝前奔去,再也无法把握的时候,才发现这般令人怀念的幼稚,原来是最真最纯的财富。
正是因为这样的不完美,才让青春的叹息听起来像是一首怎么唱都想哭,越哭越想唱的老歌。他们都已经长大,散落在城市的角落各自忙碌。湮没在世俗的桎梏里,偶尔才有联系。可是你确知,他们和你一样,都不会忘记这段傻气却心甘情愿付出的年少轻狂。爱过的女孩都已经嫁人,躺在谁的身边听着鼾声入睡,甚至已经有了可人的孩童叫着母亲。恰巧让你在超市的拐角遇见,想上前问声“你好吗?”,却再下一秒少了那份勇气夺路而逃。
青春,就是这样以一种壮烈的样子牺牲在我们难以负责的目光里。
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这样的遗憾,让我们愿意为所有勾起青春回忆的理由买单。所以《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一上映,着实让台湾和内地的影迷胶着了无数的期待感。我们需要这样的精神慰藉,让我们在庸碌前行的路上,还有勇气回头看看曾经那个口是心非的自己。是如何用不知珍惜的目光,把幸福拒之门外。
我喜欢这样唯美的小遗憾,就像《挪威的森林》里,直子和渡边在薄暮清晨的草原上行走,猎猎的风把他们融入绿色里。她告诉他,她的自闭症已病入膏肓的样子。
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剧中曾演到台湾的921大地震,在惊慌刚定之后,第一时间担心着沈佳宜安危的柯景腾,因了同学一句人少的地方信号会比较好,翻墙跑出学校,在街道上跑,完全不担心余震的危险。在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好不好,她是否平安?所有的一切,都无法阻止他去做这样的事。画面一转,她接了电话。左手却是挽着新男友,下意识地放开,逃开他能听见的范围接柯景腾的电话。在她心里,柯景腾是有位置的人吧,那枚他没看到的孔明灯,早就说明了一切。
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她爱他,可是年轻不允许她说出来。
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一起打闹。就像最开头,她告诉柯景腾那句一样,这世界,很多东西是毫无意义的。
她看得太透彻,太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尽管她遗憾,可是她还是去做了。去结婚了,像千千万万人心中的沈佳宜一样,挽着爱人的手,风情万种地步入结婚的礼堂。沿途接受的祝福的目光,有朋友的,同学的,亲人的,柯景腾的,千千万万像柯景腾的男子的。
每一个深爱过的人,都愿意她幸福,如果她要往幸福的地方去。
此间不得不提的,便是最后在沈佳宜的婚宴上,死党们起哄吻新娘。不好拂大家好意的新郎只好开出了,怎么吻新娘,也得怎么吻新郎的条件。谁知柯景腾一个纵身扑,二话不说,一个舌吻搞得新郎措手不及,节节败退,举座皆惊。我在笑得差点撒手人寰之后,突然感觉胸腔有一种难过,新娘也已经用眼泪诠释了一切。
这个爱她至深的男孩,用看似鲁莽与幼稚,却情深似海的专情等了她许多年。就算今日,他也不吝于表达他的情感。这样的举动看似疯狂,却是灌注了一如既往的爱。一个生怕她拒绝的男孩,在为了她不断美好的人生里,已经用行动胜过了那些口口声声说着“我爱你”的男人。
沈佳宜,你一定知道柯景腾的心里那句话的吧。
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今天,写一部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首先,请让我小小吐槽几点:
1、柯景腾同学,上课打飞机就算了,在家里能不能略微穿个小内?这真的不是GAY片,也绝非爱情动作片,为什么一定要卖肉呢。突然,话外音响起:“亲,这一款我们是不包邮的哦。如果实物与图片有色差,我们也不包退换哦亲。。。”
2、勃起的恶趣味。“呐,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健康。。。”大哥,这是病啊!!有病不医,还去美帝念个神马书啊。
3、柯景腾和沈佳宜莫名分手,沈同学被郝绍文趁虚而入。。。慢着,难道沈同学的初牵、初吻、初XXX都是献给了郝小胖??我站在淡水——台北的站台,一列列火车呼啸而去,撕破了那些明媚又哀伤的青春记忆,那一瞬间,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4、柴姐柴姐,您手上不是有大把大把的台湾花美男么。为毛最后给沈同学couple了一个如此拿不上台面的新郎。空虚寂寞冷也不用羡慕嫉妒恨的这么明显吧。请跟我默念三遍:“这货不是新郎,这货不是新郎,这货不是新郎……”
 
     好了,我费尽心思山寨淘宝、TVB、小四和日和,但是仍旧掩饰不了这部电影带给我的,对青春的假想与回忆。再也不会有面红心跳的小纸条。再也不会有人默默地在你抽屉里放进怡口莲。再也不会有人为了你一圈圈在操场跑步。再也不会一起上自习,还要在书本里写下你的名字。再也不会收到纸质的信件。再也不会陪你发短信发到凌晨三点。再也不会有人买电话卡排队打长途给你。再也不会有人,很幼稚很幼稚想爱又不敢爱你。。。
    
     音乐总是在恰当的时候响起。先是黄舒竣老师的《恋爱症侯群》。大学的时候我把这歌奉为经典,看看这歌词,方文山神马的弱爆了。再是胡夏的《那一年》,很煽情,很顺耳,错过大雨错过爱情错过你。
     
     柯景腾说:“当你参加曾经深爱过的人的婚礼,你永远不可能真心诚意地说出祝你幸福。”所以他说的是“新婚快乐,我的青春”。据说结局部分让很多人忧伤落泪,如果改成柯同学抢婚沈同学,电影院会不会集体欢呼鼓掌,擂桌捶墙,high翻全场?其实,看完我也小小湿润了眼眶——在office哭简直弱爆了。在我看来,沈同学并没有多喜欢柯同学,在不在一起也没差,因为她找不到读书的意义,找不到恋爱的意义,或许最终也没有找到结婚的意义。
         
     不要以为一起追女孩不会在现实中发生。大学好友就是活生生的案例。中学的时候被4
or 5 or 6 or
7个男生追,宿舍电话永远是热线,每个月收到很多信。当初她那帮男闺蜜其实就是粉丝团啊。念大学后,她也有挑其中一个与之恋爱。最终,她于今年嫁给了一个外形并不是很match的大叔,现在在北京某医院待产。这TMD才是人生啊!

    镜头随着单车移动,慢慢的看到了各种熟悉而又陌生的事物,课桌,课间恶搞,追逐打闹,为了吸引心仪的女生的注意而做出的种种出格的表现:坏学生?因为搞怪被老师批评,因为忘记带课本而被老师怒斥,还有各种体罚。。。
    随着校园和教室场景和人物的充实,我渐渐的被脱离了现实,徜徉在回忆里。回忆里,青春的我/我们,一起做着同样幼稚的事情。一起打闹,一起欢笑。
    那一刻,我心里已经荡起涟漪了,我已经不禁抑制不住的想:我的沈佳宜是否也在看这部电影,是否也会因为这部电影而想起我呢?
    老师让柯景腾调换座位到沈佳宜前面时,绝对想不到后面在她们身上发生的事情。

     最后,我想问,当地震来的时候,你会第一个打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