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穆尔说是布鲁诺给他吃的,可是越来越多的事情让布鲁诺不解

图片 3

第一眼在影片中看到布鲁诺的时候我对他的印象就是,一个眼神干净,思想纯粹,又聪明的小男孩。

邂逅这部电影,是在几年前的一家小影院。单单这电影名,就透露着淡淡的忧伤气息,让人联想起病病殃殃的男孩,没精打采浅色的条纹睡衣,大片大片的白色床单,一种濒死的医院的气息。的确,这是一部悲剧,男孩的天真无邪,澄澈的蓝色大眼睛,和他的父亲,德国纳粹军官的残暴行径,两者相遇,铸就了让人痛到无法呼吸的悲剧。

与众不同的反战电影《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童心可贵,生命无价

搬家的时候布鲁诺没有像姐姐一样坦然愉快的接受了,他担心的是无法再和他时常在一起的朋友们一起玩耍了,而父亲收到的一纸调令是无法驳回的,布鲁诺最后还是坐在离开的车上依依不舍的朝朋友们挥手道别。

影片开头波澜不惊。主人翁,8岁的小男孩布鲁诺和小伙伴们游戏嬉闹,无忧无虑。他的父亲,德国纳粹的高级官员,总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权利的核心,在晚宴上,亦是最后出场,掌声雷动。这一切,对于布鲁诺来说,都毫无关系,他在乎的,不过是和小伙伴一起玩藏猫猫,快乐自在。

在众多的反应二战的题材中,或激烈,或偏执,视角各异,有的以宏大著称,有的以奇诡出位,但如果讨论故事的浑然天成,对人性冲击的独辟蹊径,以及无法释怀的过失,而这部围绕纳粹集中营的《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绝对是最震撼人心那一部。

“为自己的父亲感到骄傲”大概是布鲁诺和姐姐都一直笃定的事情。布鲁诺只知道父亲是军官,很厉害,但在搬到新家,在新家里有穿着脏兮兮的条纹衣服的畏畏缩缩的犹太人为自己家里做事,和父亲以及父亲手下的战士对他凶残的怒吼的时候,布鲁诺开始怀疑,好奇,父亲被军令调来管理的,家对面远处的农场是什么地方?农场里全都是“穿条纹睡衣”脏兮兮、被呵斥的人都是做什么的。

然而,父亲要去执行“特殊任务”,一家人就这样离开了生活了许久的地方。这个“特殊任务”,不是别的,正是管理奥斯维辛集中营,杀害那些手无寸铁的犹太人。

图片 1

而父亲始终都用“自己是军人,在尽自己的职责做着为了国家利益的事情”这样的自以为理性的想法给大家,或是也包括自己洗脑。也许无数的纳粹分子都是这么想的,才不会认为自己杀戮犹太人是一件多么十恶不赦(大概可以这么讲?)的事情。

荒郊野外,戒备森严的公寓里,小布鲁诺觉得特别无趣。他找到了一个足球,还用轮胎挂在树上,玩起了荡秋千。可是,没有小伙伴,还不让随便走动,小小的渴望探险的心,开始寻找出口。当他第一次从公寓后面的小门冲出去,茂密的树林,闪耀着点点阳光,张开双手,像是翅膀一样,随时可以飞翔。路的尽头,是他一直在窗前看到的“农场”,也就是奥斯维辛集中营。在铁丝网围起来的农场旁边,布鲁诺欣喜地遇到了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犹太小男孩施穆尔。施穆尔一身破破烂烂的条纹睡衣,睡衣上还有一长串的编号,说话有气无力,孱弱到让人心疼。而布鲁诺,总是短裤,马甲,小背心,小皮鞋,不谙世事的眼神和与生俱来的绅士气质。小孩之间的友情来得最是纯粹,可以超越身份地位,两个小伙伴就这样隔着铁丝网,聊天,玩耍,下棋,短暂而快乐的时光成为了小布鲁诺沉闷生活的一缕阳光。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可是越来越多的事情让布鲁诺不解,为什么大人不让多问关于农场的事情,为什么农场里的人要被关起来,为什么农场的烟囱里会散发出浓浓恶臭的烟……然而这些事情会一件一件的变得明了,在看到姐姐的房间里也贴满了纳粹的旗帜海报也会想求证“不是所有的犹太人都是坏人吧”,毕竟家里那个连走路都颤颤巍巍的帮他们削土豆的那个人会在他摔倒的时候给他包扎伤口、还有隔着不是农场而是集中营的电拦网他新认识的犹太人沙暮是他的好朋友……

有一天,施穆尔居然出现在了布鲁诺家的茶水间,是纳粹安排手小的人来洗杯子。布鲁诺在家里看到小伙伴很是兴奋,赶紧拿蛋糕给他吃。正在这个时候,跟着布鲁诺父亲的年轻纳粹军官进来了。他凶狠狠得一把抓住施穆尔,呵斥他竟然敢偷吃东西!施穆尔说是布鲁诺给他吃的。然而,布鲁诺被年轻军官吓住了,撒谎说不是他给的。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改编自爱尔兰作家约翰·伯恩2006年出版的同名小说。由马克·赫曼执导,阿沙·巴特菲尔德、维拉·法梅加和鲁伯特·弗兰德等联袂主演。影片于2008年11月7日在美国上映。

可是来家里教书的老爷子是一个不让他看自己喜爱的关于冒险的书还告诉他“所有的犹太人都是坏人”的人。

就这样,施穆尔被狠狠打了一顿,赶回了农场。小布鲁诺满心歉疚,回到房间,已是泪流满面。而正是这个阶段,布鲁诺的母亲才知道农场每天飘来的奇怪味道,是自己的丈夫焚烧犹太人,留在空气中的证据。母亲痛心疾首,完全无法接受自己的丈夫是一个惨无人道的杀人魔鬼。争吵每天都在上演。布鲁诺的父亲还给姐弟俩安排了家庭教室,授课的内容是历史,是洗脑,是教育他们犹太民族的低劣,煽动仇恨。小布鲁诺陷入了痛苦,他不相信犹太人都是坏人,至少施穆尔是他的好朋友,他友好而善良。他也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是坏人,掌管着一个恐怖的地方。

图片 2

布鲁诺善良,在沙暮来到自己家干活的时候又忍不住给他东西吃,对,就是又,布鲁诺时常从家里捎带食物偷跑去集中营外边儿与沙暮见面聊天,看着沙暮狼吞虎咽的样子他感到开心。可当沙暮被发现和被认为是偷吃被训斥的时候,布鲁诺被吓到了,急忙撇清了自己的责任,事后后悔至极,他一连几天都跑去集中营,想和沙暮道歉,可是都没见到人。那双清澈的蓝色的眼睛写满了愧疚,沙暮对自己受到的惩罚只字不提,只是顶着红肿的眼睛抬头看着布鲁诺表示原谅。布鲁诺重视友情,他决定要帮助沙暮做些事情来弥补自己的过错,就算在母亲决定再一次搬家的时候也没有食言自己对沙暮说过的“进入集中营一起找到沙暮爸爸”的承诺。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布鲁诺多么希望自己的父亲不是坏人。直到有一天,布鲁诺偷看到纳粹制作的对外宣传片,片子里将奥斯维辛集中营描述成为一个犹太人的乐园,吃喝无忧,玩耍愉快,还对他们进行教育和改造。天真的布鲁诺信以为真,原来我的父亲在做一件好事!布鲁诺喜不自胜地冲上去抱住他的父亲。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海报

不惜一切冒险进入集中营与沙暮会和,为两个人终于不再隔着电拦网碰面而开心,在他也穿上“破烂的条纹睡衣”走在混乱的、被掌控的犹太人群中他想过退缩,但看着沙暮,和自己答应过他的事情,他毅然决然的往前走。

父母的争吵逐渐升级,母亲无法接受纳粹的残暴行径。在无奈之下,作为一名母亲,她唯一拼死要去保全的,是她的儿女。她提出让布鲁诺和姐姐到亲戚那里去住,远离这个可怕的地方。于是,布鲁诺又要搬家了。只是现在,小布鲁诺已经很舍不得施穆尔。布鲁诺到农场等了施穆尔好几天,终于再次见面。施穆尔的眼睛被打伤了,却依然原谅了布鲁诺在餐厅的谎言。意外的是,施穆尔的父亲不见了。布鲁诺说自己要离开,在离开之前要补偿施穆尔,一定要与他一起找到他的父亲!

原作小说在2008年脱颖而出,不足五万字白描却引发了极为深刻的思考,本片作为改编电影完美的再现了那种阴差阳错与极端平和,不动声色,触动每个人的心弦。

在被赶到一个伸手不见五指并且被要求脱光衣服的地方,从头顶上唯一的光源撒进来了一些东西,那双蓝色的眼睛充满恐惧和未知,心里一定有着许多问题,但他与沙暮紧紧握住了手,光线被遮盖的时候,那双眼睛也消失在了画面里。

一场真正的,结局不可预料的冒险,开始了。布鲁诺拿来了铁锹,在铁丝网下挖了一个小洞。施穆尔为他找来了一身条纹睡衣还有帽子。布鲁诺穿上条纹睡衣,兴高采烈地钻过了铁丝网,他要去帮好朋友找爸爸!

故事发生在1940年的德国,八岁的小男孩布鲁诺是一个纳粹军官的儿子,而他的父亲升职之后需要全家一起搬去柏林的郊区,布鲁诺不情愿的来到了新家,一开始布鲁诺非常不适应,因为没有同龄人陪自己玩耍,姐姐也只顾着和父亲的下属聊天,直到布鲁诺发现了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农场”,其实那是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他经历过一次和小伙伴的分别,然而在第二次到来之际,却和小伙伴一起成为了烟囱里恶臭的烟。

农场不是布鲁诺想象的样子,牢房、泥巴还有恶狠狠的纳粹军官。小布鲁诺有些害怕,但为了对好伙伴的承诺,他没有逃走。还没有开始探险,还来不及去寻找施穆尔的爸爸,穿着条纹睡衣的犹太人被纳粹军官赶去“洗澡”。两个小男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被挤得歪歪倒倒,脱去条纹睡衣,隐隐中感受到了某种危险,两只小手紧紧地牵在了一起。。。

图片 3

这包含战争的残酷,也包含了一个八岁孩子童真又伟大的友情。

毒气室的门栓扣紧,一个大大的空中俯视镜头,赤身裸体的犹太人抬头朝向头顶那一个小小的可以看到天空的窗。戴着防毒面罩的纳粹,从那一线光芒里,洒下毒气,盖上盖子,沉默,没有一丝声音,栓上的门栓没有挣扎挤碰的痕迹,洒下毒气的纳粹例行公事得转过身,放好器具。

奥斯维辛集中营

孩子对现实的懵懂探索,以及大人到最后绝望的呐喊布鲁诺的名字是否也开始怀疑自己所谓的理性。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一次玩耍摔伤之后,来自“农场”穿着条纹睡衣的帕维尔帮他包扎并且两人成为了好朋友,布鲁诺也决定去到“农场”寻找新朋友玩耍,他隔着铁丝网认识了穿着条纹睡衣的犹太小男孩什穆,两人成为了好朋友,但是在自己所收到的教育当中,犹太人都是魔鬼,而父亲也决定将自己送离这个地方,一方面什穆的父亲也消失了三天,布鲁诺决定用仅剩不多的时间为什穆做点事情,他穿上了一件条纹睡衣潜入了集中营帮什穆寻找父亲,然而上天无情的玩弄了他,他的生命也走向了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