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最后服务员叫爸爸,万众瞩目的电影终于来了

图片 15

上周在三联书店交流会。有读者问,八年前,你给《让子弹飞》写五篇评论,是一种什么体验?

喜剧演员许君聪演过一个小品,在餐厅里边不停拿钱砸服务员,让服务员尊重自己,直到最后服务员叫爸爸。

看姜文的电影就像是用5秒钟干了一瓶二锅头。

这问题丢了好几个包袱。

电影《邪不压正》里,姜文将这个小品升级了。姜文说影评人是太监,话音刚落,一群影评人就从各个角度各个体位叫好。

炸了。

第一个,关乎职业信誉,即,姜文是不是给你钱了。

社会坏就坏在:姜文这样有钱有势有X装的人,不仅装了X,还要所有人都捧场说装得好,装得四平八稳、圆润有光泽,X里这个棱角代表的是荷尔蒙,这个圆圈代表的是风骚,而所有人都照做了。

所有的人的心都跟着他突突突突突突的枪声。

答案当然不是,写影评的服务对象,是当时的媒体,报纸杂志网站。一个字八毛一块钱的,就这么简单挣着。

姜文的装X。《邪不压正》这部电影就围绕着一个相声似的段子展开:我是你爸爸。

飞了。

第二个,关于品味评价。读者意思更可能是,你是否把《让子弹飞》吹捧得太高了。

主人公孤儿李天然。他的师父一家被人杀害,他侥幸逃脱之后被一个美国爸爸救走,远走美国学成一身武艺,15年后回国,他的美国爸爸被另一个人杀死,这个人说他才是这个孤儿的爸爸。

这个7月里,万众瞩目的电影终于来了!

我解释如下:随着年龄阅历增长,对一部电影的评价,是与彼时彼刻的处境有关系。你看到500部电影的时候,和你看过3000部电影的时候,对同一部电影的评价,很可能是不太一样的。

图片 1

《邪不压正》

3000,只是一个虚指,经历一些人事物,你很可能对当年喜爱的电影变得无感,甚至,会不看电影。这么解释,并不表示我着急甩锅,要把《让子弹飞》打为烂片。我想说的是,在25岁冬天的北京,这部电影,我看得挺爽。如果现在再看,也许未必。

(桀骜不驯,身怀绝技的李天然)

图片 2

C’est la vie,这就是生活。

李天然身怀绝技,人品也好,但转来转去就是离不开一个“父亲”:但父亲又是一个非常随意的符号,人人都可以当他的父亲,师父可以,洋医生可以,蓝先生也可以。于是,整部电影就是李天然报仇雪恨,又不断认爸爸的俗气梗。

豆瓣评分从8分一路跌倒了7·2,骂它的人说姜文崩坏了,喜欢它的人说姜文还是那么有劲。

第三,把这东西搁在前头,只是想说,我不是姜文作品的无脑黑。

以姜文的能力,他明明可以把这部电影拍好拍顺,横、平、竖、直,商业、文艺、艺术,任何一个方向,了然于胸,然后影迷拥护爱戴,市场对他给予丰厚回馈。

看完电影的杉姐,只想说一句,感谢姜文,除了他,国内导演没有第二个人能给我们看这样的电影。

我不喜《邪不压正》,更多是觉得,姜文在糟蹋自己。他明明可以把一部电影拍好拍顺,横、平、竖、直,商业、文艺、艺术,任何一个方向,了然于胸,随便都可以。影迷拥护爱戴,不成问题的问题。

但是,在这部电影中,片中人物全程都在夺门而入,摔门而出,天上掉钱,墙头落体,不好好说话。前一秒出门,后一秒大棒槌。前一秒打针,后一秒调情。

屋顶裸奔、给小脚女人放大脚、天上掉钱、给贵妇屁股盖戳。

然而,他偏偏喜欢夹带私货,夹枪带棍,并且在《邪不压正》,或者之前的《一步之遥》,乃至这套民国三部曲,杂耍得并不高明。

电影里的人物都不会好好说话,对白都像是在说相声,你一句我一句的接着,包袱抖起来,镜头切下去,下一个场景正好对上上一个场景的台词……

图片 3

我大致还是会认为,姜文是好导演。但好导演,同样会拍出差的电影。尤其是全凭冲动、激情和自信创作的导演,人,真的要服老、服输。这点上,冯小刚就很不一样了。我素来认为,冯小刚是个差劲的导演。任何电影,只能三星封顶。徐浩峰这样的,不好也不坏,看他的电影,总是觉得很好笑。

这就导致电影角色纷纷站不住脚:一开始心狠手辣的,后来像个白痴。一开始骚浪贱的,后来有高尚节操。一开始玩心计的,后来卸了一嘴牙。最绝的就是主人公,他没有任何报仇的驱动力,却报了仇,分别睡了最骚和最美的女人。

姜文又一次把他脑海里最癫狂的交响曲呈现在了大银幕上了。

脱胎自张北海小说《侠隐》的《邪不压正》,最迷人的背景,是1937年前后的北平城。

图片 4

从字幕出现的那一刻起,你就知道这妥妥的是盖上姜文戳的电影,没跑。

上世纪前叶,许多日本作家前来寻访老大之国的风采,他们笔下的北京城,是遍植洋槐与合欢的大森林,宫殿与四合院,都掩映在绿色的海洋之中。但就连芥川龙之介这样的文豪,都写不出一片屋瓦的色彩。

(如果非要找亮点,许晴的骚是这部片子的一大亮点)

姜文把一个武侠故事拍成了《杀死比尔》,拍成了《卧虎藏龙》,《拍成了《迷魂记》,拍成了《王子复仇记》。

老北京的魅力,它的数百年固若金汤与最终毁于一旦,由此可见一斑。

聪明人太多,自以为聪明的人更多。聪明人都不屑用朴实的手法去讲一个简单的故事,喜欢把事情复杂化。姜文是好导演,但好导演,同样会拍出差电影。尤其是全凭冲动、激情和自信创作的姜文导演。

《邪不压正》是姜文的英雄世界、是姜文的快意恩仇、是姜文的梦里温柔。

《邪不压正》一上来,就是大雪过后的北平城。这种艺术表现手法,仿佛是网络上的女诗人走红文体。白茫茫的大雪,也把观众带回了民国的北平。

《邪不压正》没有完整的故事,只有:盲目的暴力,无理的血腥,相声式的对白,浮夸的表演,疯狂的性暗示,溢出屏幕的荷尔蒙……

观感嘛,两个字:

姜文是如此迷恋灰色的屋顶,它们像无边际的海浪,像游子思慕的床,反反复复地出现。他让彭于晏在上面冲浪,蹦床,接连不断地跑酷,来去自如。他还带着周韵一起翻越牌楼,人间游戏。走在屋顶上,只差再滚来一阵阵热浪,姜文还可以年轻上几十岁,回到《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夏天。

图片 5

好看!

制造北平全景和城池意象,是《邪不压正》必不可少的篇章。然而,因为那些景色的过早消失,别说城门,连城墙根都没剩几截。最终,《邪不压正》又落入民国三部曲的搭景窠臼,影视基地,仿古再造,CG美学,始终经不起放大细看。

(影片开场盲目的暴力,削脑袋)

一个字:

这不是吹毛求疵。你会清楚知道,那个人、那户人家,是不是真的生活在1937年的北平,而不是空洞的内务部街、东棉花胡同39号、东交民巷,乃至是东大桥刑场。

本来,装X从来不是问题,各人自装门前X,休管他人瓦上霜,爱看不看!但让人感到难过的是,姜文在装X的同时,又开始对某些观众做出妥协,主动博他们会心一笑,哪怕只有那么一秒钟。

爽!

在我看来,电影主人公所极目远眺的大全景,最终只是一片失焦的虚空想象。这不仅是意不在此的姜文的悲哀,也是这个国度的悲哀本身。

图片 6

故事改编自张艾嘉叔叔张北海的小说《侠隐》,他怀念老北京,但身处的时代又无法回到原原本本的北京,虽然张北海先生说最适合改变自己这部作品的导演应该是胡金铨。

很难描述《邪不压正》的观影感受。我感到不适,作为观众被导演戏耍,并且看着他还洋洋得意,疯狂宣泄着荷尔蒙与暴力。

(彭于晏露的肉,就是对某些观众的妥协)

但放眼望去,中国大半个电影圈子,能把一个“传统和现代、市井和江湖、最中国的和最西洋、最平常和最传奇融为一炉、杂糅共处的北平”拍出神的,只有姜文。

这次的姜文,该是打针又吃药了。

姜文的坏。姜文的坏,就是鲁迅先生说的促狭。

图片 7

《邪不压正》的故事时间点,是一个内外冲突,交织渐变的一个时段。电影一边忙着虚构架空,师门败类,国家兴亡。一边潦草凌乱,落回卢沟桥事变,日军开进到哪个门。

这部电影明明都是自己的私货,他还暗搓搓地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以中日战争为背景,《邪不压正》里向观众展示的是疯狂的杀戮,没有来由的仇恨、撒血浆、飞枪子儿,背地里这是在煽动民族主义,刺激“爱国”民众,以达到赚钱的目的,毕竟《战狼》珠玉在前,谁又不想发一笔爱国财呢?这是第一坏。

六部电影,每一部都是如此:故事老道,余味风流,长袍棉布衫里自有一番西式风情、说着糙话的痞子也是有情有义的体面人。

片中人物,全程都在夺门而入,摔门而出,天上掉钱,墙头落体,不好好说话。前一秒出门,后一秒大棒槌。前一秒打针,后一秒调情。这就导致电影角色纷纷站不住脚:一开始心狠手辣的,后来像个白痴。一开始骚浪贱的,后来有高尚节操。一开始玩心计的,后来卸了一嘴牙。最惨的就是主人公,他空有一副强健体,没有任何报仇驱动力。逃过一劫的,大概只有周韵,因为她一直在飘。

图片 8

《侠隐》的重点是侠在现代化社会中的隐退,而姜文只用了《侠隐》这个故事的基本框架和人物关系,他直接提取了《侠隐》里的精髓——邪不压正。

这些人物,也盖满了过往姜文作品,猩红色的大印。白大褂、白大腿和骚入骨的声线,打针一章的既视感,根本就是重复《太阳照常升起》最耐人寻味的陈冲段落。屋顶上的行走,屋檐上的自行车,也是乱入的马小军,远远打望着青春期的永恒女神米兰。有人说,姜文在《太阳照常升起》以后就停止了思考,去依赖永动机般的魔怔台词与癫狂节奏。但有一个比较,是触目惊心的,那个拍出《鬼子来了》的姜文,如今只会拿坦克与驴屁股做文章。

(《邪不压正》里的七七事变场景)

从《动物凶猛》开始,姜文就从不是一个执着还原小说的人,《邪不压正》又是一次对原著的离经叛道。

已经不需要翻译的美国人形象,中文很溜,但无疑是非常失败的嘴炮角色——你从他的死法,就能知道姜文是多么不屑于交代他的七七八八。

更坏的是:姜文在片里塑造了个华北第一影评人——是个太监(姜文曾经某次说“让影评人评电影,就像让太监谈做爱”)。

故事发生在民国,七七事变前夕。

姜文自己,看似贪了一个反转黑化的好角色(他以为)。演这种深藏不露阴谋家,挑战演技,太爽。然而,这个人除了放放鸽子、暗中圈点人力车夫,好像并不干嘛。结尾安排一出营救张将军抗日,同样让人一头雾水。我意思是,这可能是个有趣故事,但你这样东打一枪,西轰一炮,该切左肾,留了左肾,真的让人搞不懂状况啊,到底是什么玩意。

图片 9

十三岁那年,李天然(彭于晏饰)亲眼目睹了师兄朱潜龙(廖凡饰)和日本人根本一郎(泽田谦也饰)因为鸦片杀死了师傅全家。

继续斗志昂扬、鼓着胸大肌跑全马+铁人十项的彭于晏,与卖屁股和大腿的许晴,倒真是天生一对。我对依然少年气,战斗力爆表的彭于晏没有看法,可是,他美利坚学了大半天,李小龙COS了好几出,最后跟着《师父》跑出来的廖凡胡乱拆招是怎么一回事?

(影评人史航在《邪不压正》里饰演太监潘公公)

图片 10

尽管姜文解释,相中彭于晏是眼前一亮,然而,电影里的彭于晏,是相当模板的人物存在。这不只是因为猛然醒悟喊爸爸的倒胃口,而是彭于晏的电影人设,四五年来,差不多就这样子了(打拳的《激战》和骑车的《破风》,甚至乱入《明月》刘黑仔)。

电影上映前,姜文在北京长城脚下的古北水镇,组织了规模盛大的露天电影首映礼,各位受到招待的影评人纷纷拿出了写软文的功底,比如“拍出了旧日京华的美”,比如“彭于晏的身材真好”,还比如“这片子很姜文”,更玄妙的评语是“比《让子弹飞》更《一步之遥》,比《一步之遥》更《让子弹飞》”……

李天然死里逃生,被美国人亨得乐医生送到美国学医,并接受了特训,武功了得、枪法奇准、还有一身飞檐走壁、房顶跑酷的绝技。

许晴的角色,无疑是赤裸裸的剥削——从冯小刚电影里剥来,也无情地削去人物的正常情感。剑桥毕业的,和墙头的自由落体,有何干系?肆无忌惮地跟亨德勒父子卖骚,与朱潜龙的媾和又掌嘴,到底哪个更糟糕。

今天看来,这实在是找不到夸的角度了,只能这样说了。坏就坏在:既使被逼到这个份儿上,各个影评人还是在自家媒体平台上,憋出了一篇又一篇的良心推荐。

十五年后,李天然接受任务秘密回国。

周韵的角色,八年前的罗永浩就在评论垂涎:姜文老婆越来越好看了。那个为父报仇的故事,也就是最终刺杀了孙传芳的施剑翘。姜文继续把她传奇化,来无影去无踪——就像给《邪不压正》留下了好几个人物外传。但我想,他应该没有机会了。

这事情就像:有钱人给你钱让你尊重他,最终只能尊重到叫爸爸的份儿上。没办法呀,c’est
la vie(这就是生活啊)。

图片 11

还有不少影评人愤然的华北首席影评人潘公公——由热烈赞美过999部电影但狂喷过1部《小时代》(以及郭敬明粉丝)、刮了胡子及多余毛发的奇葩先生史航主演。其实,《云图》和《鸟人》都有过对评论家的揶揄,即便把影评人、书评人、乐评人之类的讨人厌角色插两刀,割舌头,乃至磔诛都无所谓。问题是,他这个人,除了沾点末代皇帝和庄士敦之类的掉书袋趣味。他一出来,就是一具浮肿的行尸,跟电影故事真的没有半毛钱关系。

太监教人做爱没什么不好。不好的太监教完作爱,还到处站台走穴说自己教得特别好,有血有肉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还说自己教的那一套男的学了能壮阳补肾,女的学了治不孕不育。

此次回国除了执行任务,他还想要为师父一家人复仇。

《邪不压正》是从哪里开始崩坏的呢?

姜文的自我糟蹋。姜文在糟蹋自己。他明明可以把这部电影拍得更好,普通影迷看着热闹,影评人解读出艺术,市场对他给予丰厚回馈。

昔日的仇人朱潜龙已经是北平警察局局长、根本一郎也登上高位。

有人说是美国人的坠落现场,有人说是彭于晏被送去敲钟。还有人说,是彭于晏莫名其妙吃了一阵,周韵冒出来的那阵子,整部电影开始不受控制,一直往屋顶上蹿。

比起《让子弹飞》,这部电影退了一大步。《让子弹飞》起码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即使很多人没看出什么名堂,也知道:一群土匪进城铲除恶霸,最终在现实面前妥协,看着好笑但内心又极度不舒服,这才叫黑色幽默。

局势复杂,复仇之路寸步难行。

我是觉得,像众人吃饭开香槟,那场面就已是车祸现场无疑。围绕屁股盖章这个事,何尝不是姜文热衷的“你老婆肚子像天鹅绒”之类的男权挑衅。这个事情,姑且可以说它不无聊吧,可对于几个作哈哈大笑状的电影人物,究竟有何帮助。

图片 12

等待复仇的日子里,他遇到了两个女人。

从如何达成完美复仇,变成无厘头的“谁是你爸爸”,又回到复仇之虚无的深刻探讨,《邪不压正》的私货,显然是姜文自鸣得意的明、清、民、中、日、美的鱼龙混杂军阀汉奸曲艺节目,堪比天桥下说书。本是手起刀落的痛快事情,非要把人骗进七弯八拐的时局,用的手法,却是狼奔豕突。

(《让子弹飞》剧照)

70岁的唐凤仪,每周来他所在的医院里打不老针,他是仇人的女人,却让人欲罢不能。

至于语言幽默,你要笑出来了,我算你赢。

这部电影里,符号化的东西很多,为了符号而符号的东西更多。

图片 13

你说它是商业片,他说塞了那么多好货,你瞎啊。你说它是艺术片,他说我把通俗幽默和情怀心肺都献给你了。你说这个电影很难懂,他说看个《爸爸去哪儿》,不能再简单。你说,啊,我终于明白彭于晏确实不要找爸爸了,应该自己生个娃。他说,孙子,我骂的就是你。

彭于晏披着块布,在屋顶裸奔能解读出什么?影片开场的昆汀式暴力美学能解读出什么?日本兵的浮夸式表演能代表什么意思?

还有,执着把小脚放大的北平第一裁缝关巧红,她那么特别,特别到可以和他一起上房。

这个姜文,我越来越感到陌生。

图片 14

图片 15